歌德說:「所有成熟的東西都想死。」
讓我聯想起吳爾芙,也讓我想起自己。
在思想上,死亡可以是勇敢的、也可以是怯懦的。
但是它終究只有一種形式。
就是因為這種唯一的形式永遠伴隨著痛苦,所以人們恐懼死亡、難以面對死亡。

認識吳爾芙,是從她那本「自己的房間」開始的。
閱讀之於我,有如每天刷牙洗臉這種行為一般,是尋常到不能在尋常的動作。隨著年紀增長,閱讀的書越多,就越少看到讓自己無法自拔的書。而「自己的房間」就是近年來,少數之一。
入迷、驚奇、欲罷不能,是我第一時間興奮高昂情緒的形容詞。
看完之後,沉澱下來的是更多的情感。尤其是看完書不久之後,我一個人去看了「時時刻刻」這部電影。
我沒有研究吳爾芙的生平,但在電影中,把她的自殺描述成精神狀況不穩定下的產物,我想是欠缺同理心的結論。
從她文字裡,可以看出她的聰穎過人、機智幽默的一面,同時也可以看出她是多麼為了她那時代的所有事情擔憂,為了戰爭、為了女性權利;同時也為了自己那敏銳深刻的觀察力,竭力用文字創作來宣洩、作為出口。
觀察過人是種負擔,她是為了週遭的人而活到那時候。死亡,對她來說,是一件早就準備好的事。她決定放手,給自己解脫。
思想上的極度成熟,或者說是思考上的無限碰撞之後,總是會撞上死亡這塊神秘領土,讓人想去超越、一探究竟吧!

歌德那句話,震撼了我。
因為我是如此不成熟於俗世的一切。只是頭腦刁鑽了點,想得太多也太沉重,想到最後總是想著死亡。
死亡有點像是隱藏的敵人,躲在我思路當中,誘惑、勾引著我。
它最愛的一句話,「放下吧!死亡之後就是解脫!」
猶如浮士德當中那魔鬼打賭的誘惑篇章:「停下吧!這瞬間真美。」留戀人世間的美好,就彷彿是將靈魂賣給魔鬼。
但是我的靈魂卻自有主張,她吶喊著死亡。
直到看見這句話,我的靈魂才停止尖叫。
生命是一場折磨比賽,或許我有個成熟的靈魂。但是這一世的我,卻離成熟相當遙遠,我一直逃避著該負起的責任,努力在克服身體病痛與永遠極端起伏的情緒。前方還有很多苦難在等著我,逃不了的。

熟透了的頭腦,與不成熟的情緒,我想死,卻沒有勇氣去死。「所有成熟的東西都想死。」但不是每個成熟的東西,都有勇氣執行。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