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以秋水篇後任三篇自選寓言來詮釋「莊子的哲學架構」,並用濠梁之辯作總結。

答:

在看秋水篇時,很容易發現莊子熱愛用寓言方式來帶出自己的哲理,而寓言當中,又多以簡單的對比方式來呈現。

比如說「河水與北海」、坎井與東海」、「鳳鳥與貓頭鷹」都清楚呈現了強烈的對比。用對比的方式,可以讓人更容易進入哲學的境界,雖然莊子最後仍是要消解這種二元對立的想法,故他採用「濠梁之辯」作結。

莊子哲學的大架構建立在:「量無窮、時無止、分無常、終始無故。」之上,萬物變異也不過是個循環、重組、分解的過程。而「秋水篇」當中的寓言故事莫不是以這為中心,作出的各種詮釋。

既然物質的質量是無窮的,又沒有單一的標準、沒有固定時間的標準、評量得失是非亦無單一標準,這看來很虛無的講法,其實只是莊子想要破壞先秦諸家的獨斷論傾向。他用寓言當中簡單的「對比」方式來相互辯證,看來是一種相對主義或是「相對論」的發起者,但他主要的作用是為了反對過於強烈的「主觀」意識,或者也可以說是兜著圈子要將一般人的成見完全打散。

所以「秋水篇」結尾那引人爭議的「濠梁之辯」就在大家腦中充斥著「無常無故」、大小對立的思緒時,跳出來開大家一個玩笑。正當自己以為悟透了那些寓言的真意,忽然莊子的邏輯又跳到另一個緯度當中,他說:「他是在橋上知道魚很快樂。」而這個故事沒有了簡單的對比,只有兩人一來一往的辯論對話,赫然間,邏輯又行不通了。因為莊子用直覺的方式跳脫出邏輯的問答,回的一句毫無邏輯的回答。就這樣爲秋水篇作結。

這時,可以簡單的說莊子的哲學就好像屈原在「卜居」當中所言:「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就是讓人心無成見的看待萬事萬物,不以自己的已知為大、不以自己的無知為小。因為知與不知、大與小,都是沒有意義的,都是這宇宙間微不足道、卻恆常自然發生的循環。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