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磨坊>在商業與藝術中取得絕佳平衡

在看<紅磨坊>之前,我並不真的了解這部片的背景、更不真的認識這部片的導演、也不是真的知道什麼是<紅磨坊>。只是因為朋友雜誌社主辦了<紅磨坊>的首映,讓我在毫無準備之下,走進了十九世紀末那墮落與希望更替的時空,走進法國奢靡貧賤交錯的巴黎,走進了這個既悲又喜的愛情故事。就像電影剛開始那古老的打字機一個一個地敲上一行字:「It’s a story about love…」在一首悲傷的歌舞劇式開場白唱道:「there was a boy…」開始了一段視覺與聽覺的冒險。
而導演如何將一個濫情且典型的悲劇愛情故事,其中的古老、俗套、毫無新意,轉變為創意、脫俗、處處驚奇;如何在商業與藝術之間取得絕佳的平衡,就可看出導演鬼才般的高超能力,與<紅磨坊>一片真正的價值所在。
從第一幕開始,就充斥著弔詭的氣氛。導演採用倒敘的手法,讓男主角的悲傷透過打字機與緩慢訴說的音樂蔓延開來,接著卻又轉而到他滿懷希望踏入這個城市作為開端,此種對比強烈的讓人印象深刻。由於是取材自希臘神話中奧爾菲斯的故事,說一個上流社會的年輕詩人兼音樂家,為了追尋真愛,放下身段委身一個不屬於他的低下階級。
我想這也就是導演之所以選擇當時的巴黎作為故事的發生地的原因,因為在這個悲傷陰暗的時代背景中,卻又同時存在著一個歡樂華麗的區域,無論身分貴賤,只要你口袋有幾毛錢,就可以享用一杯酒,以及那裡笙歌達旦的喧鬧氣氛。
「這是一個理想主義和成熟的傳說,讓我們任知道生命如何地遠離那些我們無所掌控的一切,所愛的人的死去、曾經深摯卻再無法持續下去的關係;」導演巴茲魯曼解釋說,「根據這個希臘神話,這一切將徹底地摧毀妳,或者,你來到另一個污穢的世界、遍尋不著你希冀的美好,於是轉身,釋然並終於成長。」 從導演這一番話,更能體會到他選擇這個神話的原因,並經由設計一個俗套的愛情故事來詮釋他眼中生命的變動與成長,多少有點諷刺的意味。
在層層的對比之中,掩蓋掉單薄的故事主體。更經由精心設計的豪華盛大場景帶出具有深意的歌舞場面,來爆炸觀眾的視覺與聽覺,讓人目不暇給之餘,又驚喜著歌曲的熟悉與創新。
「我不願意歌曲只是聊為電影的綴飾,他應該有自己的靈魂,和故事的精隨相輔相成,沒什麼比選擇一小節適恰的音樂,更能烘托單一橋段想傳達出的感動;除此之外,我們也很重視伴隨樂音而來的動作,讓片場的每一個人融入並感染「紅磨坊」獨有的奇異氣氛,不自己的要引吭高歌、翩翩起舞,只有投入真正的熱情,才可能吸引觀眾陶醉在這誘人的迷離之中。」
是的,每一首歌曲都是耳熟能詳的經典之作,從艾爾頓強的Your song到男女主角位於大象房間頂樓所對唱的Elephant Love Medley就合併了披頭四約翰藍儂的All You Need Is Love、U2的Pride(In The Name Of Love)、惠妮休斯頓I’ll Always Love You等各個時代的流行歌曲,每一首旋律都能勾啟人懷舊情懷。除了能夠引發各個年齡層的共鳴,更大膽創新了歌舞劇原本的面貌,在古典歌舞劇與現代電影中間,加上最能引發共鳴的流行音樂作為媒介,點燃新的火花。這實在是<紅磨坊>最令人驚喜與最具有價值的一個部分。
在故事主軸上,選擇用誇張的演技去詮釋老套的劇情,讓灰色調的悲傷浮現紅色調的喜感,而在表面的歡笑當中,亦融入傳統悲劇元素來刻畫人性、歌頌愛情的純真良善。更用文字來強調故事重心,是「truth、beauty、freedom、love」,「真實、美麗、自由、愛」一些非常正面意涵的字眼,來打亮那個灰敗的年代。
除了忠實呈現了紅磨坊這棟在1885年興建完成,1900正式改為舞廳的建築特色與其獨到的氛圍。更在場景的佈置上極盡奢華,場面極盡浩大,運用電腦科技去加強聲光、也採用古老影片的色澤來呈現不同的效果。劇中歌舞場景幾乎全員參與,不只是女主角身為歌舞寵妓的焦點式演出充滿質感,就連磨坊老闆帶領全員跳起康康舞,也是喜感與美感兼具。在視覺藝術的傳達方面,也可以說是讓人滿心感動的細膩非凡。
當悲傷的歌舞劇式旁白唱道:「there was a boy…」結束了一段視覺與聽覺的冒險,讓我帶著滿心的激動與欣喜回到現實世界中,我開始探索關於<紅磨坊>的一切。這部巧妙結合了文學、音樂、歌舞劇的電影,是通俗文化的極致發揮,更在流行通俗的商業電影與往往叫好不叫座的藝術電影中,取得完美的平衡。讓人不禁期許電影都能朝著商業與藝術平衡的方向發展,因為看電影不僅只是取得兩三個小時的放鬆與刺激,如果還能具備提升人心的藝術層面就更加完美了,不是嗎?


http://movie.kingnet.com.tw/channelk/moulin_rouge/引文節錄自紅磨坊中文網站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