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夠耐著性子,看完「芭比的盛宴」之後,是會有一股淡淡的喜悅浮現心頭的。倒也不是說這部片子有多難看,它好歹也得過最佳外語片的獎項,雖不知評審的給分標準在哪,但是得獎的東西,必然有它感動人心的層面,無論是打動眼光弔詭的評審、或是打動崇尚藝術的小眾,甚或是打動平凡大眾。只是層面上或多或少,或明顯或隱微罷了。
壓抑是這部片三分之二強的氛圍,雖然穿插不少笑點,仍是壓抑的令人像壓了塊大石在胸口,所以我才會說「耐著性子」去看,這同時也是我要探討的主題,導演是如何安排本片的情緒起伏來營造「盛宴」的高潮,如何在結構上採用呼應劇情精神層面的編排方法。我認為非常有趣。
如同我所說的,那部片子傳達出強烈的壓抑氣氛,且佔了三分之二強。我認為這是導演刻意營造出來的漫長,先把難看的讓觀眾忍耐過去,精采的留待壓軸。用這樣的設計來呼應「教義:先經過漫長的受苦後才能上天堂享受永恆的極樂。」
無論是那個小鎮當中,那些近乎盲目的信仰、膽小無知的怯懦、因壓抑而生的仇恨;或是芭比那只剩軀殼的行屍走肉、毫無對生命的熱情與想望,都令人望而生厭。從結構上來看,這些劇情就佔了三分之二,直到一張彩卷、一筆天降橫財翩然來到,這才開啟了結構上最後一部分,也就是令人期待、所謂的「芭比的盛宴」,讓人邊讚嘆、邊聯想如此豐盛美味是如何對比前段的無聊平淡。進而暗喻著芭比也受到上帝的感召,只是以自己的方式來回報上帝。不獨自享受那筆橫財,而將財富轉化為最後的晚餐,甚至自己不吃,全然奉獻給那些平日也是小鼻子小眼睛、互相仇視、惱人的平凡小人物。在這樣簡單的結構處理下,再次的強調了「教義」的無處不在。
直到最後,那些小人物因為芭比用生命的熱情所奉獻出來的一餐,享受到感官的極致,因而敞開胸懷,大家盡釋前嫌,甚至手拉手一起歡唱,來對比飯前的慎戒恐懼。看到這裡,除了因為他們的無知與恐懼所引起的嘲笑情緒,接著看到人性貪求享樂、單純與善變的一面,觀眾也會產生會心一笑的感受。就不知道在笑的是劇中人抑或是自己了。
絢爛的盛宴結束,一切回歸平凡。那筆橫財也這樣被他們吃進了肚子裡,芭比也留下來繼續服務眾人,更創造了一個美好的回憶讓他們得以抵抗接下來的平淡無趣。這也是一個完美的收尾,再度呼應著「教義」,最終還是以壓抑收場。
觀眾的情緒受到牽動,從壓抑到高潮,從高潮退下後,再回到壓抑時,殘留的笑意似乎沖淡了壓抑的不舒服,壓抑似乎變得較能忍受了。這就是導演功力所在,巧妙了利用結構的比例,來引發情緒的衝擊,讓人似乎在看一部影片之間,學會了怎麼面對生命。存在的本身,是不斷改變的狀況,直到死亡為止。生命本身是壓抑與苛刻的,怎麼抓住回憶的甜美來苟活,是每個人都重複在學習的過程。經由這樣一部似乎以「美食」為主題的電影,經由這樣一個忍耐無趣壓抑劇情的過程,透過這樣一種結構的安排,每個觀眾也經歷了一次小小的旅程,這旅程,只發生在每個人的心底。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