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整理房間

腦仍舊不停運轉

忽然間想到

關於一種家族性遺傳的 奇特的軟弱

媽跟著一個她自己都瞧不起的男人

即使如此 她仍舊高高興興活在朋友都羨慕她有穩定生活的快樂裡

她與那男人都是射手座

好像很和諧 卻常常吵架

吵架像是她們生活的調味料

但是其實只是媽發洩自己不滿的詭異角度

她不滿意金錢受到控制 她不滿意那男人滿嘴自己多有錢卻連生活費都拿不出來

但是 她卻絕對不拿錢去跟那男人吵架

即使那男人百般挑釁 她都可以忍

卻在別的小處 一點小火花她就可以勃然大怒的興致大發的大吵

然後 在她跟我抱怨那男人有多小氣滿嘴臭彈時

又驕傲的反駁我說 我們可從來沒為錢吵過架

是阿~

這奇特的軟弱 不敢針對主題發怒

專挑旁枝末節來借題發揮

可真是了不起 可真是值得驕傲

我還真想為她拍拍手

這到底算什麼?

奇妙極了吧~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