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限

這些題目總是有點諷刺意味,對我而言,這些題目都是我個人自認為最沒資格分享的。

也就是說,我是個缺乏界限的人。我的身體常常因為情緒體缺乏界限而過度同感他人的情緒,焦慮,痛苦甚至是病菌。更誇張的是以前還常常帶回不該帶回的非物質的負面能量體。

總之我個人有嚴重的缺乏界限的問題。

在連續的病痛與密集身體不適的敦促下,我開始產生疑問,並且踏上追尋之路。我也試圖在身體健康上下功夫,在心靈層面下功夫,也尋求幫助。

我不能說我現在已經有良好的界限,但是我每天都在調整當中。

漸漸明白到我那無疆界的感受性需要被限制,首先必須要先覺察到我又在無意識下亂跟別人的能量場交融,或者至少在帶回什麼不好能量之後,要能夠儘快聯想起那種不適是我又缺乏界限的結果。

我在上面那階段努力了一兩年,終於進展到當下認出自己忘記關門(能量場又亂開),盡力第一時間把注意力放在收拾自己敞開的能量場。其實就是練習在當下覺察自己。

即使能在當下覺察,我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的身體如此敏銳就是提醒我不可鬆懈。但是太敏銳的下場就仍然造成物理身體上的不適,引導我更想找出解決之道,或者說,在理智上我更想知道問題源頭到底在哪。

踏入今年激烈的宇宙能量之中,稍早經歷了一陣肩頸緊縮痛楚,痛苦讓我不得不停在當下,可能是時候終於到了,我的疑問得到了解答。

到底界限是怎麼失去的?我這麼努力為什麼還是想不出原因?身體還持續受苦?界限到底是什麼?到底要怎樣才能維持良好的界限?

界限就是自愛,自愛就是界限。缺乏疆界就是因為缺乏自愛。

就是這麼簡單,卻花了我這麼多年才想通。但是我不自我批評了,這麼多年的痛苦累積出來的答案,我覺得很珍貴。

而全方位的自愛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我的錯誤程式那麼多,物質身體被毒害的那麼嚴重,情緒體創傷更是層層交疊錯綜複雜。療癒了一個環節,就擦乾淨了一扇窗戶,我這身體大概有三千扇窗戶要擦,所以這是一個持續向上的過程。

但是乾淨的窗戶越來越多,所能照進來的光就更多,看出去的視野就更完整與清楚,就像是蓋城堡也是要從第一個磚開始砌起,挖護城河也是要從小徑漸漸拓寬。跑步也是從一圈開始慢慢跑成馬拉松。

這些都是同一個故事,生命本來就是不停的運動,我們連睡覺休息的時候都持續在呼吸與心跳。又怎能要求任何事情瞬間顯化完成?

可能這是我遺忘的第一件事情,但是我慢慢拼湊線索,循序漸進的把它找回來。失去自愛的能力也是很厲害的事情,因為必須要遺忘的很徹底,要愛父母很深,才有辦法從他們缺乏自愛的身上學到缺乏自愛,然後要從這種缺乏自愛中,再度找回自愛的能力,看似好笑的簡單,實際上卻是很難做到的。

缺乏界限可能導致很多狀況,很容易被捲進他人的劇情,整天在忙別人的事情,莫名的焦慮憤怒憂傷,動不動就疲勞生病,這些都是缺乏界限=缺乏自愛造成的。

這可能只是我個人的狀況,但我很感動自己終於把這塊拼圖給拼上,願這分享能促使看到的人提出疑問與進一步思考行動。

感謝你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weetaqu 的頭像
sweetaqu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