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週的落枕

我又撐了三天

今天脖子隱隱作痛,再去中醫診所報到.

推拿師很驚訝我這麼能撐XD

我自己也很驚訝,每天早上爬起來的那種瀕死的感覺

日復一日的重複那種痛苦 我彷彿可以感受到普羅米休斯在高加索山上被禿鷹啄食肝臟的那種感覺

剛才忍不住快速掃過累積將近一個月沒有閱讀的funp哈部落所有我最愛的部落格的新文章

可能是不應該再繼續做在電腦前面

我的頭 不意外的毫不領情的痛起來

根據通靈那派的說法是 我要欣喜的接受頭痛 甚至要對我的頭痛說 哈囉你又來囉

我苦中作樂的能力雖然很強 但是生理上的痛苦會完全截斷我樂天的神經

這種反覆的痛苦 最能引發我 人為何要活著不現在就去死的疑問

這一直是個好問題

因為我一直覺得現在去死是一個比較好的選項

何時我能找到我的勇氣與能量 認真去面對死亡這個選擇?

希望不是我人老珠黃好死不如歹活(這句話白話翻譯就是人真的老了反而賴著這軀殼不想死)的年紀我才想通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