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的巴里島第二天
說是驚悚也是我一個人的體驗,首先凌晨五點多我就醒了上了個廁所,房間內涼颼颼的讓我上完廁所就趕快爬回小閣樓的床鋪上繼續睡,但是沒有睡得很好,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才入睡。
墜入惡夢當中,只記得惡夢中我在山林間(可能是行前看太多烏布景致的照片了)有溪水有旁雜人等,忽然出現一隻像螳螂但是巨大的有如五歲小孩的怪物,渾身像是藤條編織而成,就在夢中驚嚇於這怪物的長相的同時,我的背上被戳了一記力道大到讓我立刻醒來,而此時我汗涔涔。
醒過來發現自己平躺在床上竟然背上被戳,毛骨悚然的讓我嚇到整個人都醒過來,但是我沒勇氣立刻爬起來,我先轉頭看看旁邊的床伴,恩!睡得很香甜,在轉頭看 看四周,陽光已經透進整個房間,大白天的,怎麼可能會「被戳」?左思右想一會兒,我決定忽略這件事,動也不動的繼續躺著。(當然是因為我第一次遇到靈異事 件,又不知道自己能怎麼作,只好選擇什麼都不作。)
躺歸躺,卻再也睡不著,毛毛的感覺已經退去,但是卻感覺到熱,不知過多久才聽到Morning call的電話響起,我這才爬下樓去接電話,整個人還恍惚想著剛剛那一戳到底是不是我的錯覺,但是那感覺實在真實到讓我沒辦法騙我自己說那是作夢,直到把 小蘋叫醒,我才跟她確認昨晚她被戳的感覺,坦承我早上也「被戳」了。被戳醒可不是什麼好的感覺,只能說非常驚悚。
驚悚的可不只這樣,我們第二天的行程是參觀烏布的蠟染村、木雕村、銀器村、美術館,在美術館中,看到了很多真的是藝術家的美麗創作,但是早上的餘悸猶存, 又在館藏的畫作當中看到一幅用色血腥(銳利的紅黑灰)畫面嚇人(一個鬼面具一群拿著兵器的鬼)的畫,畫中透露出作畫者的負面情緒,簡直讓我一口氣喘不過 來,當下就讓我想到要回行天宮收驚,那種不被人欣賞不被人喜愛對世界充滿仇恨與扭曲的心靈能量整個透過那幅畫彈到我身上,這種驚悚我真的沒辦法承受幾次。
當然,當天還是有很多快樂的經驗,比如說在蠟染村老師傅熟練的用沙龍幫大家綁出美妙的造型、木雕村很美麗的鱷魚木愛情神雕像,以及愛情神大得不像話的男性象徵,都值得讓人讚嘆驚喜,但是衝擊程度真的遠不及那些驚悚的感覺。
後來驅車到了烏布傳統市場,這是另一大驚悚。因為傳統市場的後方堆積了一座垃圾山,在太陽的照耀下發臭長蟲到讓我驚訝為何沒有人來清理、而看到兩隻皮膚病 嚴重的小狗在市集中漫步,享受牠們所剩無幾的生命,對照著我看到做生意的巴里島人似乎也過得不怎麼樣,自己圖溫飽都有困難,還能怪她們無心照顧流浪狗嗎? 於是我只能吞進看到小狗的辛酸與不捨,晃進令人眼花撩亂的市集中。
當然囉!殺價,這也是讓我感覺很吃力的事情,烏布傳統市集雖然貨色齊全,但是價錢卻也硬得很,隨便開出來都是十幾萬盧布,而導遊則交代我們什麼東西都是一萬兩萬才能買。或許很多人能享受殺價的樂趣,但是很顯然我個人問題又出現,我實在享受不起來。(我這個人毛病還真多。)
爬到市集的二樓,都是賣衣服沙龍的,後側的店家根本沒有客人,賣圍巾的小姐聲音溫柔表情愁苦,雖然殺價又殺到合理價位,也買到了幾樣真的喜歡的圍巾沙龍,但是卻無法雀躍起來。
感覺殺價很吃力,但不知不覺手上也多出不少袋子,有的時候只是翻看一番,沒有看到投緣的想離開都會被她們誤會成想殺價,整個就是無法享受購物慢慢挑選的快樂,又想翻看又怕她們誤會,就只有一個「累」字可以形容。
終於到了該集合的時間,把四處分散的團員們找齊,大家大包小包的走向出口,就在出口又買起拖鞋,導遊看到我們手上的戰力品,臉上掛著不可置信表情,苦笑著投入殺價戰場,幫大家作最後努力。
後來上車袋子爆滿,到了附近享用非常簡單的下午茶,然後體驗了非常有趣的活動八選一。這是除了腳底按摩之外,我第二個愛上的巴里島經驗,一個小帥哥畫著海 豚,讓我們用蠟著色,他隨手畫得海豚,以及他上蠟的隨心所欲能力,都讓我們驚嘆連連,後來連導遊都忍不住跳下來畫了幾筆。
那是一個寧靜的午後,我也開始學會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來感受巴里島,巴里島並不吸引人,吸引人的是巴里島上樂天知命的島民。隔壁是捏陶的老婆婆,還有教作風箏的風箏師父,各各身懷絕技,卻在這裡陪伴觀光客度過一兩個鐘頭的下午時光。
不知道這八選一的IDEA是不是台灣人想出來的,但是真的非常好玩,也很貼近巴里島充滿藝術情懷的氛圍。
第二天結尾在驚悚的熱石按摩,大通舖,簡陋的裝潢,貴夫人電磁鍋煮熱石,還用傳統市場賣海鮮那種塑膠網袋裝石頭,整個就是驚悚到不行。要價四十美金,完全 不值得,不知道為何同樣是台灣人開設的SPA,第一天的腳底按摩就如此值回票價,而這熱石按摩整個就是破壞SPA的真意。
後來回去,同行友人竟然說了「我昨天就感覺你們房間有了,我們房間也有,不過是在廁所裡。」這種話,於是我們六人擠一個房間,四個女生擠一張大床,兩個男生睡地上,這種瘋狂的人氣,讓戳戳怪安分了一整晚,無夢到天明。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