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之三/181st. 陌生人
或許是因為精神上先認輸了,又或許是昨夜走在街頭又受了風,總之早晨起床時,感覺自己像是被砂石車輾過一般難受。
當爬起來找藥發現藥也吃完時,無奈的我只好打國際電話回台北,內心卻對自己又得麻煩朋友深感愧疚。
朋友先是驚愕於我有如男人般低啞的嗓音,緊接著她聽我訴說著我的困難,其實聽到來自朋友溫暖的關心,我就覺得好一些了,或許我就是注定要在紐約孤獨的享受這諸多的第一次,或許我就是要待到感覺遙遠的九號……
家人認定表妹的男友會借錢給我,畢竟等到開市就可以將錢匯還,我不願意用這有氣無力的聲音再打電話回家,增加家人心頭負擔。其實也萬般不願麻煩這向來照顧別人比照顧自己勤的朋友。
果然,電話還沒掛,她就已經比我還急著要想辦法,反而我得安慰她,其實我還撐得下去。
電話掛上後,沒半個小時,手機又響了起來,電話那頭傳來朋友欣喜的聲音,「我找到一個人可以借妳錢了,他是SANDY的朋友,叫HIROYA,是個日本人,妳把電話抄起來,現在就打給他。」
就這樣,在朋友有力的支持下,在我還莫名其妙沒睡醒的狀態下,我打了電話過去,一個溫和的男聲用帶點腔調的英文,關心的問候我,詢問我對紐約哪個地區比較熟,那種感覺很微妙,一個來自陌生人的溫暖,虛幻卻也很真實。
後來我向他問了他居住的地方,不好意思麻煩他跑遠,我決定自己去找他。當他報上west181街時,我還有點不敢置信,因為那顯然是非常北端,似乎要越過哈林區。他還熱心的指引了地鐵怎麼做,要我千萬別坐錯線,一定要搭A線,否則可能坐到皇后區去。
約好了時間,我穿了厚厚的衣服就趕緊出門,絲毫不被窗外的陽光所騙,這幾天待下來,對紐約的冷已經多少有個底,看到陽光普照也不用太高興,一走到戶外仍舊冷的牙齒打顫。
雖然才剛睡醒,身體仍舊有種揮不去的疲倦,骨頭也酸痛。但是進入地鐵站後,我逼迫自己強打起精神,落單的人很容易成為歹徒的目標,如果我又一付生病好欺負的模樣,那豈不是叫壞人快來搶我?
尤其是地鐵一過了90街,列車上的人數就銳減,剩下的都是些面色不善的大塊頭,幸好車廂內一直有黑人女性在,讓我即使緊張也還能故作鎮定。而接下來的兩個 站都相隔十幾街,坐在我對面的一個白人就一直瞪著我,即使我假裝沒看見,但是他針對我而來的惡意,仍讓我暗自祈禱,千萬別跟他同一站下車。
幸好他早我一兩站就下車了,怪的是,一過了150街左右,車子上的氣息又穩定下來,沒讓我那麼緊張了。
終於抵達我的目的地,我在180街這站下了車,當我從地下走入地面陽光中時,那種驟然放鬆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我趕緊打了通電話給HIROYA,再依照他的指示走到他家樓下。
他一見到我就關心我的病情,還說他可以帶我去看醫生,這麼多天以來,壓在我心頭的烏雲一下子就散了,他二話不說的提出四百美金借給我,這個他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我感動的再三道謝,因為除了說謝,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而心頭的感謝則是遠遠超過我能用言語形容的。
他陪我走到公車站,因為我說我想在離開紐約之前,再看看這個城市,而M4正好貫穿整個上上西區,再從公園北邊繞到第五大道,順著第五大道往南經過整個上東區。
陪我等公車時,我們小聊了一下,聊到他居住的這個區,他說這裡很安全,住在這附近的以西班牙人居多,是他來紐約多年,住過最滿意的一區;我環顧四周,都是 些老人出來買菜,看起來的確是很安祥的小社區,馬路有坡度,往南而下,陽光灑落在美麗的建築物上,紐約的美再次在無意間奪走我的呼吸。
笑著跟他道別,我把這刻的美烙印在心底深處。
紐約人,畢竟不全都是冷的。至少,我在紐約仍感到這樣無私的溫暖,善良熱心助人的HIROYA,謝謝你。

    全站熱搜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