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_Woman_Gal_Gadot-poster.jpg

我向來愛漫威,因為我能夠在其中看到海王星那雙手翻雲覆雨的威力,把天王星的能量包裹在流行文化元素的迷霧之中,傳遞到大眾的松果體。

近來DC有趕上的趨勢,繼上次的自殺突擊隊讓我驚艷、愛到二刷還買DVD回來看,這次的神力女超人,也榮登二刷寶座了。我必須承認,DC在處理陰性能量回歸的素材上,超越漫威。

 

 

以下鐵定有雷,請自行斟酌。

Chris-Pine-and-Gal-Gadot-in-Wonder-Woman.jpg

神力女超人從開場美到最後一幕,神奇的天堂島像一顆時光膠囊般被迷霧(或是東方的說法是結界)包裹在海洋中央,島上的亞馬遜女戰士肩負著養育世間最後一位女神的重責大任,維繫著宙斯的血脈。

亞馬遜女王代表了極度保護的巨蟹座原型,寧可孩子無知安全的長大,也不願意孩子承擔起女神的身分與重責大任。幸好島上第一女戰士堅持,才讓黛安娜有健康的漸進式成長過持,她的成熟也啟動了她的命運,讓男主角與追兵闖入被她能量衝擊的結界中,第一場戰鬥就奪走了她的導師。

由於母親的保護心態同樣也遺傳到她身上,她對於外在世界的人類也起了保護之心,聽到戰爭就立刻想到戰場上去解決戰神阿瑞斯,認為人類是受到戰神的煽動,才會互相殘殺。

這讓我聯想到美國這些英雄漫畫的作用,其實正是取代了神話傳說的位置,成為當代人心中的神話故事。

無論是創作者用成年人的角度在詮釋二次世界大戰的野蠻、或是透過黛安娜純真的角度來讓看漫畫的兒童與青少年們有個共鳴與寄託,都是人類在運用神話來緩解身而為人的渺小無力感,試圖為現實慘狀賦予意義;對歷史的再創造,運用故事(還延伸連結到希臘神話)來賦予新視角與新生命。

這些都是人類創造力的結果,創造力則是神性的展現。

換句話說,人類這個種族延續了神性的創造力,有本事創造出像毒藥博士那樣殺人的毒氣、也有本事創造出男主角與他那群朋友那些為了朋友甚至不認識的人付出的人。

戰神在這部片裡很顯然就是靈性小我的化身,自以為神(膨脹的小我)優越於人、所以要毀滅人類,讓神族榮光重現。但他忘記當初也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同伴們(其他神)殺個精光。這就是最有趣的一個安排,仇恨向來只有一個作用力,就是反過來吞噬自己。

這是玩了很久的所謂自由意志的遊戲,在靈性圈子內,靈性小我用這個自由意志來插刀吃屎創造所謂的輪迴。

而黛安娜天真的雙眼看到了事實的真相,沒有人需要被拯救與保護,因為那場戰爭在每個人自己的心裡。當然電影當中用愛會戰勝一切的老梗,來對比於仇恨,重點不在於人類以為的那種交換式、自爽式的愛;重點在於黛安娜從失去所愛的痛苦中覺醒(她不能代替他去做他的內在招喚,她必須要放手讓他去成就自己的英雄之旅),終於知道自己是誰、她認識到自己內在的神性、她承擔起弒神者的責任,將靈性小我從她生命中斬除。

如果連帶幫助到其他被煽動受感染的人,那很好。但是她其實是為了自己而做的,當她想著幫助他人時,反而害死了那一整個村莊的人。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陳的。

這麼美的電影,看一百次都不為過。

Gal-Gadot-and-Chris-Pine-in-Wonder-Woman-poster.jpg

Wonder_Woman_first_look_promo.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