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痛苦是小我熱愛的戲碼,但是還是有很細微的差異,那就是主詞的不同:到底是小我的痛苦還是真我的痛苦?

小我熱愛的是真我的痛苦。

我一直在這裡被自己絆倒,因為我不分主詞一律抗拒痛苦。那就是我蝦的地方了。

因為一旦抗拒,往往就落入小我的掌控之中。

當然也不是說要對各層次的痛苦照單全收,小我那種蓄意製造分裂與撕裂的痛苦就是要節制與控制的地方;然而當真我被小我的分裂與噴屎搞得很痛苦時,就是要好好接納並正視的時候。

當身體受傷、受到疾病侵擾,就是一個亮晃晃的證據,小我贏了。小我創造了一個幻覺引發了受傷與疾病的狀態,用物理性的傷痛來引發其他小我的注意力、或者引發真我的痛苦。

因為疾病代表了不平衡、失衡的狀態往往代表著小我的壯大。

真我的痛苦來自於力量被小我侵蝕,且真我會想要療癒自己,想要關愛小我,然而小我並不想要療癒與關愛,小我想要維持它自己,也就是受更多傷、持續生病的狀態。

而真我想要平衡、想要中性的能量流通。

 

說到這個,就想到那個阿卡莎紀錄,站在書店看著那些書,都不知道大家為什麼覺得需要找人去幫忙開採阿卡莎紀錄?

我們可以自己創造自己的阿卡莎,每一次來地球我們都在創造自己的阿卡莎,只是大家都是無知無覺得創造,既然是無知無覺,到底為什麼要開採那些無知無覺的殘渣?

為何不從現在開始創造很棒的阿卡莎紀錄?

只要小我一個接著一個死去,真我就有可能復活

 

延伸閱讀:阿卡西紀錄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