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願景是透過諮商與教學,讓人類重新與宇宙接軌,明白自己並非命運的受害者,而是生命的共同創造者。

然而務實的層面光是明白自己是主導者沒有任何用處,透過讀書會的練習(或者小我使用指南)讓大家面對人性的脆弱與意志的軟弱無力,轉而實際落實日常鍛鍊,讓靈性生活與人類生活真正同步進行。

以期能更進一步透過星盤的第三階段能量操作,掙脫星盤與潛意識的制約控制,進展到另一種層次的自由(不受星盤能量擺布的自由)。

我做這件事背後的故事是什麼?過去的經驗累積成什麼?

這件事,走在道路上,是因為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人類所能做到的各種美妙神奇的事情,而實際上卻沒有半個人發揮自己真正的潛力與樣貌。

包括我自己。

所以我沿路調整這種【看到】、或者說是【預見】,想盡辦法想要縮短這個視線所及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無論外境與事件如何打擊我,都無法動搖我內心那塊被視野觸及之處,即使我鬆懈與放縱了幾年,我也沒有忘記自己想要去到那個無限寬廣的地方,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侷限住那真實力量的地方。

然而隨著【行動】,我也逐漸認知到地球與人類生命所獨有的局限之處,這侷限不是要讓我陷入絕望深淵或是逼迫我放棄(太多次我已經絕望與放棄了),而是要我們認知自己的有限進而尋找更有創意與合作方式,認知一己之力的薄弱才能尊重這薄弱之力竟然有如此堅決的意志繼續。

人體的脆弱、意志的薄弱,都有一種柔弱勝剛強的易感開放性。

可能是靈魂或是更高意志總是如此堅決,那種強勢的能量,一開始總是很困難跟脆弱如人類意志相接與配合,所以我們才會在這時代交替的窗口來到這裡,進行這表面上看似不可能的融合。

實際上一直是融合在一起的;唯一被分裂的是人類的頭腦中灌輸的各種錯誤程式。分裂的是意志中錯亂的程式,讓我們處於非黑即白、似是而非的自我對立狀態。

我自己的故事從一開始就是強烈的內在分裂狀態,絕大多數的知識都沒辦法解答我的疑惑。很小的時候接觸到占星學,即使是最淺薄的性格分析面向,都能引發我極大的共鳴,苦於沒有適當的資訊來源,中途也轉向各種文學、傳統心理學、現代心理學、超個人心理學領域中去找答案,從海王星進入雙魚開始靈性系統百花齊放,有更多的資料湧現,隨著網路打通了原本窒礙難行的國界與語言文字的隔閡,也接觸到近二三十年急速湧進的新時代甚至是外星知識;這些都像是拼圖的某些部分,很好的服務了某個更大的渴求。然而唯有占星學能讓我在眾多知識的巨浪中,維繫一己的能量,將這些知識納入自己這微小的軀殼之中。

因為占星學讓我明白在我之內有一個龐大的宇宙,在我之外的宇宙不過是我內在宇宙的放大版本。而占星學的宇宙是優美和諧有序的。

當我有意識的爬梳與加深所有匯聚進來的知識,我就越能與自己之內的核心處產生共鳴,那個無法被侷限的真實力量,真我所在之處。

即使外在事件像是龍捲風一樣席捲而來,我在自己之內的核心處仍然是平穩的。那是一種無法解釋的信心。

當然,我不可能無時無刻待在我的核心處,那只是一種自虐的幻想。當事件發生的時候,當壓力高升的時候,當被別人噴了滿臉屎的時候,我當然會動搖與晃動,我也會被情緒席捲、被感覺欺騙;事實上就是這些脆弱的時刻,鍛造出更堅決的意志,讓我更加確信自己走在道路之上

讓我前進、走得更遠。

為什麼要更遠?

其實是走得更裡面。對我來說這就是人類生命的精華所在,開採自己的所有精華與能力,讓自己能向內走到底、向外走得更遠;同一件事,對內與對外只是一個表象,實際上是同一條道路。

為什麼要走這條路?我不是沒有分心過,生活就是一連串分心的事件組成的。低階的處女座能量就是把每件分心的事情處理好,而高階的處女座能量則是從生活的淤泥殘沙中篩選出黃金,進而分解消化成為知識分享給這世界。

走過這條淤泥小徑,看到分心的下場才學得會專心的價值所在。

對我來說,在一開始占星學解決了自我認識不清的問題,然而隨即也創造出更大的疑問,就是我到底是誰的問題。

透過占星學,我學到了跟造物主站在同一陣線,我不再著迷於解決問題,我創造新的空間去走出新的道路。

就像是一種空間的跳躍;我還是在同一條道路上,只是我跳躍到不同的維度,在這個維度中我不用滿腳淤泥的前進,我可以赤足跳耀在青草地上、我可以一邊聞花香一邊享受陽光。

當然掉回去舊空間也是常有,但是我已經嘗到另一個維度的滋味。我已經踏過柔軟青草地,我只需要找回我的專心我就能回到草地上。

憑什麼是我來做這件事?不然還有誰?

這條路上我尋尋覓覓,沒有找到半個可以領我前進的人。我知道我在創造一條新的道路,或者說鋪造一條新的橋樑。這條路會帶我去到我想去的地方。既然是我想去的,當然只有我自己來鋪路造橋了,還能等誰嗎?

如果說在路途上我學到最寶貴的一課是什麼,就是每個人的目的地都不一樣,即使是同樣學習占星的一群人,其中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目的地。有人滿足於看自己的星盤、有人熱愛看別人的星盤、有人貿貿然就決定自己已經是大師、有人學了好幾年也不願意分享自己學到的東西。

這些目的地都很好,更多的是人學著學著就決定還是去別條路上再看看吧。

在我的核心處我知道那些都與我無關,只有小我會著迷與執著於插手他人的目的地與決定。

我的核心處總是要求我走得更遠。那不是一個選項,那是一股深層的認知,以及當我走得更遠時,一種難以形容的滿足感。

如果說有什麼能夠形容我,我誠實到會讓人不舒服、也專心到無暇理會他人對我的意見與看法。說得好聽一點,誠實且勇於承擔自己的言行。再怎麼修飾,也不是什麼吸引人的特點。

但誠實與真實能獲得我的尊重與敬意。核心處的無懼與力量是我得以誠實與專心的主因。

誠實、無懼、力量、真實。

其實當人對自己誠實就會對他人誠實,就是一個真實的人,當人能處於真實當中,就會發現自己的力量,更會發現自己是無所畏懼的。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