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真愛假愛分不清楚的世界,慶祝起情人節這個節日真是再逗趣不過的一件事。不過搞不清楚也很值得慶祝吧。

 

不難理解為何小我對這節日著迷,不過事實上高我對這種假愛的接受程度高到出乎小我的想像。

 

高我是個被過度美化的話題,讓我們今天好好扎根來看看這傢伙的原形如何?

 

靈魂是處在量子狀態中的一團能量,匯聚成一大團因為非常合一,不過太合一就無法探索與創造,所以開始一小滴一小滴的分散開來,往四面八方去活動。(關於這方面的詳細理論可參考生命之花書系)然後分出更多細微的分支,就像我們身體有主動脈跟微血管。

 

等細分到微血管上的一個細胞的時候,大概就是我們地球小我的大小,非常小。所以當被稱為『小我』的時候不要升起負面的印象,只是個直接的名稱。

 

所以同一個微血管可能就是靈魂家族,那高我到底在哪裡?如果追本朔源,我們所有人的高我都是同一個,造物主或是創造源頭或是上帝隨便你愛怎麼稱呼。但是一般我們想連上的高我都不是那麼高的那個,由於地球物理頭腦的特性,我們會想連上的頂多就是同一條微血管程度的高我。

 

對細胞來說那條微血管已經大到難以想像了,那一層的自己曾經如此接近的連接到主動脈上,光是想像就已經覺得偉大的不得了。

 

是,高我有很多很多層,就像洋蔥一樣。這個宇宙根本上就像洋蔥一樣,一層包裹著一層,有的時候根本分不清楚自己到了哪一層,想切開來看只會搞得滿眼淚流不止。

 

原始的那個最初高我當然很美很好,造物主的力量與張力強度都不是我們能夠想像的,但是微血管那層的靈魂我,也算是高我的一部分一層面,可能沒有小我們想像的那麼罩得住。

 

小我喜歡美化高我,因為早知道會引來無止盡的失望與痛苦,這就是小我拼命美化高我的原因。

 

當停留在微血管層面的高我被捧上天,被形容的天花亂墜無所不能的時候,請注意小我們陷阱已經一路鋪陳到地獄邊緣了。

 

記得介紹小我的時候倉促地提到沒大腦的靈魂嗎?靈魂是沒有大腦的,他們只是順從本能的衝動:想來奉獻服務體驗與進化,對他們來說不過就像做一場刺激的夢一樣短促,勇敢但智能不足。因為在靈魂的狀態合一是如此簡單容易,愛是如此輕鬆自然,跳進地球的速度比下水餃的速度還快。

 

進入地球的能量場中,有許多陌生的層面,星光界,物質界,生態界,地磁界,整個地球的能量是如此厚重繁複,這些靈魂取得身體之後除了要適應多層界的干擾與影響刺激,還要立刻接招:從母親與父親那殘破的小我操控中培養出自己全新滿身黑洞的小我。

 

劈荊斬棘,苟延殘喘地長大,開始接觸靈性知識,覺得開啓了新的一扇窗,開始想要連接起『高我』,小我一路相伴哪會錯過這個好時機,自然把高我的形象無限擴張的美化,仿佛連結到高我就像是仙丹靈藥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

 

第一個摔得最痛的陷阱就是:你自己決定投身地球!這一切痛苦,這世界的戰亂與殘暴,都是你的決定造成的,這一切都是你的創造,你的高我就是想要體驗這種痛苦,那非洲小孩的高我就是想要他被強暴或者被地雷炸斷腿~

 

這世界的混亂痛苦是小我的最愛,當你想要與高我連結時,第一個需要面對的就是你的高我想要的跟你這小我想要的完全不同。

 

小我覺得我想要的是世界和平豐盛福足,但是往外一看現實狀態剛好相反,於是變成這是高我想要的狀態?

 

這陷阱之多之精巧,已經稱讚過小我的幻術大師技巧,就不一一舉例了。

 

總而言之,對『決定投胎來地球的高我』失望至極,是一個過程中很顯著的例子,無論多少高靈文章是如何稱讚你的勇敢與勇氣,小我能夠在這一點上針針到位的刺傷自己。

 

事實是,那層的高我不過也是跟小我一樣在做中學習。

 

唯一不同的是,高我懂得要善待自己與愛自己,而小我不懂。

 

所以我們能從連接『高我』中獲得唯一的幫助就是純然的同理心與接納與愛。而以上這些特質都不是小我想要的。

 

小我想要的是『立刻實現我的願望』的顯化能力,『瞬間開悟揚升』的特別待遇,『馬上豐盛富足』能引人羨慕。

 

通往『高我』的熱線就是心輪,但並非小我幻想的假愛三千五百萬種的心輪,在那個部分是找不到『能引導幫助』自己的高我,在假愛的心輪裡,還是感受得到高我的接納與歡喜,因為不管小我要繞三千五百萬圈投胎三萬次才願意明白那些是假愛,高我都不在乎也不評斷。那就是這遊戲的一部分。

 

如果真正的打通心輪熱線,能與高我連結,會發生什麼眩目的場景嗎?

 

很遺憾的報告,並沒有。

 

有的是一種恆常的平靜與信心,只有這樣。

 

那恆常的平靜與信心,是純粹的愛的原力。

 

那愛的原力是曾經顯現過許多排山移海的神蹟,但大多數的時候,只是靜靜地流淌過幾顆心之間。

 

透過心跳脈動輸送的生命力存在這裡,這樣對你來說夠嗎?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