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355    

昨天看了一個很不錯的影片,裡面介紹到每天都應該啟動海底輪,透過很簡單的兩招:

赤腳踩在地上or坐在地上

散步或者任何運動

都有助於我們跟海底輪以及地球連接,女生們還有額外的一招,就是好好化個妝。(這是一種將注意力放在身體上的簡單動作)

這些活動如果是帶著覺知:啓動海底輪,這樣簡單的意圖就能夠造成很大的不同。我覺得很值得嘗試。

今天一早就從奇妙的夢境中瞬間清醒,很神奇的經驗,一般來說我的起床狀態都很低迷,甚少如此清醒。

所以我就把握這少有的清明,起床準備了早餐,出門散了個步。

我們的生活是由一連串的小細節結合起來的,只是大多數的時間我們都採用自動化的反射動作在前進。

尤其是每天的規律,起床刷牙洗臉出門坐車上班下班走路回家,這一連串的動作往往不用思考就能直接進行。

然而我們如何在這樣的生活中練習覺知力?是我這幾年摸索實驗的重點。

我比較幸運的是長年生病的體質,讓我無時無刻不感受到我身體的痛楚,也就是我的每個時刻都被放大體驗了。

即使以前的我在自動化動作中生活,我也是長期與各種病症痛苦同進退,所以我在捷運站會被自己過度接收到的痛苦給淹沒,精神與肉體的痛苦是我最熟悉的一對朋友。

正是因為如此,我更加珍惜那些少有的健康時間,少有的清晨頭腦清明與身體輕鬆。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寶。

如果每一天都是如此輕鬆清醒,可能我就會投入完全自動化動作的生活(精彩熱鬧許多),而完全無心探索這些無形世界的影響吧?!

透過痛苦,我有強烈的動機去探索去質疑,更因為痛苦,我不停地摸索與實驗,所以我才能進展到今年前半年的宣言:我愛痛苦!我愛不舒服!

可能一開始是咬牙切齒地說著宣言,但是逐漸地,我明白這宣言的真實性,我感謝這些痛苦與不舒服。

回到在生活中練習覺知力,我想第一步驟還是要建立這個意圖。首先要問:為何需要覺知力?盲昧昏沈也是一天,覺知力有比較好嗎?

就像我前面所言的,我鎮日與痛苦為伴,所以我有強烈的動機想要解開這謎團,為何我必須要這麼痛苦?

覺知不是一種靈光一現的經驗,覺知就像是一條新的神經,需要經常地鍛鍊才能長出強壯的神經突觸,與明顯的傳導回路。

或者說覺知像是某一塊缺乏鍛鍊的肌肉,在沒有練之前,就虛軟無力。透過鍛鍊就越來越靈活有力。

我個人第一手經驗讓我明白,覺知會隨著練習的頻率逐漸增加,而我喜歡這增強的力量,雖然無法讓我免於肉體的痛苦,但是大大降低了精神上的痛苦。

如果我被肉體的痛苦昏沈控制住,無法覺知到自己的頻率降低,那麼連帶的精神狀況就會陷入同等或者更巨大的痛苦之中。

這是我個人的能量交叉運作模式,不見得適用於所有人。我只能就我個人的經驗來分享練習覺知對我的用處。

而我實際上練習的過程也是從輕緩的文字口語進展到肢體運動。

生活中大小事情都能拿來練習。

基本上冥想這件事就是在鍛鍊覺知力,瑜珈也是。

做家事,散步到車站,排隊等車,一開始可以從這種零散的個人時間開始練習,怎麼樣在做這些自動化行為時導入覺知,我覺得選擇一個句子重複默念是個好的初步練習。(類似我之前介紹過的動態靜心)

或者是在這些時間使用零極限的四句話來清理自己與周遭環境,也不錯。

總之從容易的入手就沒錯,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常常忘記陷入自動化也沒關係,可以定手機提醒事項,一開始總是很容易忘記,但是會逐漸上手。

我一早就散步啓動海底輪,設定今天的練習是:感恩今天的健康!

你呢?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