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進化的第二階段,我們透過星盤上的軸線整合概念,慢慢將自己從向外追求轉而向內探索,逐漸明白鏡像法則是如何建構出我們整個世界。

於是我們能夠用全新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地球。

不自我批判與罪咎,而是溫柔地對待自己與成熟地肩負起自己這一份責任時,我們將踏上揚升的下個階段。

揚升的第三階段,在個人星盤上有強烈的線索與暗示。

傳統(或者說第一階段初期)我們將上升星座與下降星座視為自己出生時候獲得的人格面具(Asc)與人格陰影(Dsc),通常投射在伴侶身上。

透過第二階段的南北交點,冥王星及冥王星對應點,以及綜合以上兩者明白了軸線整合與鏡像法則之後,想必不會再認為上升點是所謂的人格,ego,小我,或者任何與以上這三者相關的東西。下降點更與伴侶無關。

下降點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內在陰陽平衡的臨界點,我們本身的陰性能量與陽性能量在這條軸線上相遇,透過整合,將能夠維持這股能量的平衡。

不是將這股能量透過性別的角度投射出去外在世界,也不是將這股能量扭曲成為某種對立分裂。

每個人都擁有陰性與陽性能量,無論我們本身的生理心理性別是男是女。要明白自己並沒有欠缺任何一塊,自己就是完整的一。

在這種理解之下,我們才能真的做到與自己相遇,與自己和解,愛自己。

所以整個階段二都在進行這樣的練習,透過整張星盤的能量配置,本身的相位動力系統,搭配天體行運的推進作用,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跟自己內在的錯置與衝突面對面,透過外在事件的發生,我們從反射的重複動作,漸漸進展到審慎地回應。練習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法,來回應自己創造出來的複雜世界。在這種變化下成熟進步。

揚升的道路是一條迴旋向上的樓梯,平面看似原地不動或者老鼠跑滾輪,三維看起來進展緩慢,四維開始能夠看到每次迴旋都是一個大進展,五維以上則是明白每個步伐都有深意與美感。

當前在地球上進行揚升之旅,本身就是個獨特的任務,因為此次我們將帶著行李一起揚升,這行李就是身體。

靈魂的世界,沒有時間空間的阻礙,更沒有物質身體的負擔,對很多宇宙先鋒們來說,這趟地球之旅不只是新奇更是難度重重。不少靈魂來之前信誓旦旦自己的宇宙經歷足以克服物質難關,可以來這裡提供幫助,讓地球的揚升順利進行。

但是往周遭看一看,好像沒那麼順利是吧!

物質世界有其定律,除了要維持健康,還要鍛鍊體力,才能承擔目前紊亂的氣候改變。靈魂再怎麼高超,在睡眠中可以前往宇宙翱翔,醒來還是得回來這具身體之中繼續生活。

死亡也不盡然保證了一定回歸靈性世界的美好,在物質世界有太多變數與圈套,足以讓靈魂都迷失其中,哪裡也去不了。

首先是強大的信念系統,透過宗教政治與家族傳承重重的洗腦,多得是靈魂被束縛連死後都不得安寧,以為自己除了地球之外無處可去,於是就留滯並吸取扭曲的信念為食。這些都是很多宗教靈修體系的現實,一點也不美好,更不自由。

透過自我意志的確立與重新設定,避開了這些信念系統的地雷,還是有個問題,就是靈魂與身體的落差。

我們的靈魂在某個層面上,可以說是相當巨大,絕對不是我們這具小小的物質身體載具能夠承載的。

另外一方面關於這具身體,地球上也有一套精密的信念系統,讓大家覺得自己不夠美,不夠高,不夠瘦,不夠矮,不夠特別,不夠完美等等。

相互作用之下,與自己和解不只是在心理層面,在生理層面也需要費一番工夫,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和解。

自古以來大宗的靈修系統都是排斥身體的,或者說是不了解身體之於靈性的重要性。身體就像是我們靈魂種子在地球上發芽後,那個埋在土裡的根。根部必須得到肥沃的土壤滋潤,足夠的水分,還有潔淨空間得以延伸,這樣種子才能茁壯成該成為的那朵花或者那棵樹。

看著地球上不同板塊大陸上產生的不同的靈修系統,將各個系統的精華組合起來,將可以一窺原貌。需要印度的瑜珈修行系統來照顧身體,還有失落的埃及印加文明對於時間瑪雅的知識系統來開拓物質大腦,需要基督文化的心輪之愛,還有太極修行的陰陽調和平衡身體,伊斯蘭文明清楚明白的鏡像法則。

帶著身體揚升,需要綜合以上所有的修行方式,實際的透過身體心靈頭腦進行鍛鍊才可能做到。

聽起來困難,不過靈魂就是愛困難的挑戰,所以我們才會置身於此。

然而在重重困難之下,個人星盤還是能從旁提供一些幫助。

在講到揚升第三階段之前,介紹了這麼一大段並非毫無作用,我們必須理解在靈魂高我與頭腦小我之間,我們的心還有個中。三位一體記得嗎?身心靈不是嗎?那麼心就是夾在身體與靈魂當中的那個橋樑角色。

心就是我們進行這一切的出發點,中,是我們每天要記得回來的地方,無論我們在身體上進行多少辛苦的鍛鍊,看了多少書與新知塞進頭腦裡,心才是一切開始與結束的地方。這個中,雖然是一座橋樑,但是卻經常被忽略與無視,因為橋樑本身並不評判與起伏,能量在上面來來去去的運行。就像我們身體的心臟一樣,祂安靜規律地提供生命力,讓血液得以運作,讓我們能夠活著。

所以我們的心能夠為我們指點方向,只要我們聆聽心的嚮往,我們通常能夠走到平靜滿足幸福的應許之地。

所以我們進入第三階段的點就在這裡。

我們站在這中間橋樑,回歸自己的內心,迎接靈魂下降進入這個物質身體,讓靈魂來駕駛這物質身體,而非頭腦/ego小我。

透過本命盤上的上升與下降軸線,我們就找到了此生靈魂進化的道路指標。

冥王星與冥王星的對應點代表我們需要放下的執著與熟習的方式,轉而鍛鍊我們抗拒與陌生的領域,經過這種鍛鍊我們逐漸踏上月亮南北交點,靈魂此生的任務彩蛋。南交點是我們的天賦才能,北交點是我們此生靈魂渴望成熟的方向,在冥王星對應點以及南交點的幫忙下,靈魂成熟的接下北交點的渴望與任務。

然而北交點龍頭的渴望到底是什麼?吞噬所能進行的一切嗎?過度的衝向某個特定方向與領域嗎?

聽起來熟悉嗎?是的,是第二階段的軸線整合概念的初衷,一切都跟平衡有關,於是我們靈魂的操練到南北交點的平衡之後呢?

在地球上只有一個故事,只有一條道路,靈魂熟練了平衡的功課,就需要更大的變形與進化。

於是透過下降點座落的星座位置,以及該點與其他行星產生的相位,守護行星落入的星座宮位,該行星的特色與相位等,將可以描繪出一個或者多個相關聯的方法,實際地進行下降點形塑出的能量,靈魂將受到吸引而清醒的進入這趟旅程。

換句話說,下降點代表著靈魂下降進入物質身體的座標。

把下降點投射到伴侶或者他人身上,不是個清楚的座標。

許多揚升先鋒們雖然不懂行星能量,但是他們往往從事與下降點緊密相關的活動,如此一來他們的所思所言都帶著靈魂的能量,他們更容易被驅動,接收到靈魂的訊息更清楚,身心靈彼此的互動也更緊密。

這是很多從事靈性修行多年的人所嚮往的情況,但是這並不是靜坐冥想就能夠達成的。冥想只是讓人有時間站在橋上,回歸內心只是第一步而已。

當靈魂有清楚的座標能夠也願意下降進入這具物質身體的駕駛座,此時橋樑才能發揮功能,這個身心靈一致的整體,才能一同往上升點的揚升道路走去。

上升點就是我們的揚升座標,所以我們的本命盤才會有一顆所謂的命主星,上升點的守護星,來主導整張星盤。

上升點命主星的座標與位置,將為我們開啟揚升第三階段的全新導航。

第三階段之美,在於我們已經將整個星盤透過階段一二收攝整合過兩次,於是我們能夠更清楚自己的能量所在,盲點所在。

於是在踏上揚升這條道路時,我們有星盤做個人的衛星導航,讓我們不至於在地球上迷路,讓我們知道自己的方向與主要任務。

所以設計這張星盤的你,怎能說不是全知全能的大智慧呢?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