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升可以說是這兩三年來的熱門字眼,幾乎可以取代上一世代流行的『開悟』,成為目前最多人熱衷探討的議題。

曾經,揚升是一個神秘的觀念。尤其實在十幾二十年前,地球瀕臨毀滅的臨界點,揚升被不少人理解成『上天堂的貴賓券』。

那當然是某種層度的誤解。類似宗教熱愛的『信我者得永生,不信者下地獄』,只有教徒才有資格獲得救贖這種二元分裂的想法,只不過被新世紀靈性圈淡化了宗教色彩,認為某些特定的靈魂(這就是分裂),經過特定的冥想或者儀式的鍛鍊,才有足夠的能量高度得已跨進揚升窄門。

現在跨過了那傳說中瑪雅曆終結的日子,沒有任何聖經啓示錄寫得末日審判與強烈毀滅性天災,那虛妄的牛皮不攻自破。

揚升最簡單的地球同義詞可能就是『進化』。然而進化是很平面的一個觀念,可能要經過一兩個世代緩慢的展露出改變,揚升則是超級加速版的進化,如果以前的人類要花一百年從工業時代進化成科技時代,那現在人類大概只要花一兩年就能夠達成以往無法想像的進展。但是這股超速進化=揚升,並不是讓人類拿來搾乾毀滅地球移民火星再去毀滅火星。而是讓我們能夠徹底覺醒,自我賦權,成為負責任的地球人。

除了透過地球與宇宙中央對齊吸收強力能量之外,同時來自地球全體質量的提升。(乍聽之下很離奇,但仔細思考會發現這是真實的故事)也就是很多人(你我)共同關心地球的存續,共同質疑許多傷害搾取自然的做法,共同思考如何改善這早已不堪使用的系統。

積沙成塔的疑問帶動了從惡夢中覺醒的過程,於是很多人掙脫了被洗腦多時的恐懼枷鎖,在全世界各地都點亮了自由的燭光。

有愈來愈多人理解到『揚升』其實是個永不停止的進程。

這宇宙從來沒有停止的時候,所以揚升也不可能是到了某個點啪地轉換過去,我們就全部升到天堂。

這讓我想到很多人恐懼死亡,仿佛覺得死亡代表永遠終結,仿佛自己就消散於空氣中。死亡不過是能量形式的轉換,從粗鈍的物質次元回歸到靈魂次元。然而恐懼死亡這個想法,則是造就很多人無法順利轉換回歸,反而滯留的主因。

厚重帷幕換來的自由意志,造就了地球恐怖片這場宇宙奇觀。(遺忘自己是質量不滅的靈魂以為自己只是這具肉體,依戀肉體到連死亡都不願意離去,還逗留在這裡演鬼,就像很多人花錢去電影院看鬼片嚇自己,是差不多的意思。)

由於這股自由意志,宇宙中很多靈魂都熱切期盼能夠換來一張投胎入場券,浩浩蕩蕩的來了七十億個,還持續在增加中。

所有靈魂在投胎之前就知道這趟的主要任務是從惡夢中覺醒並且進化揚升,前半段是地球特有的任務:從惡夢中覺醒,後半段則是這個宇宙擴展的法則:持續進化揚升。

揚升不過是靈魂的本能。

升去哪裡呢?到底進化是要幹嘛?靈魂渴望什麼?

這些在宇宙中四處旅遊學習進化的靈魂,全都渴望終有一天能夠回家。回到那個沒有分離的合一之源。

無論這過程是幾百億光年之遠,靈魂永遠是自動對齊源頭愛的能量,歸家的渴望是所有分裂出來的靈魂一致的基礎。

揚升是人類重新喚起這個記憶的過程。

投胎來地球之前我們就知道自己會嚴重失憶,掉入沈重困苦的物質世界並看似孤苦無依,我們都有信心自己不可能會遺忘,就算遺忘也不可能想不起來,就算想不起來我們也約了好多同伴,要彼此相互提醒,再不行我們還有天使團隊做後援,他們承諾只要我們求助一定提供幫助。於是我們覺得萬無一失,開開心心地跳了下來。

稠密的物質能量將我們壓縮的小小的,早我們一步來的同伴不僅徹底遺忘還努力把自己學來的受限思維傳授下去,於是我們就帶著疑惑在這不熟悉的能量下長大,以為自己有毛病,總是格格不入,於是加倍努力想要變得跟大家一樣。如果展現出自己的不同,同伴會感到不安甚至打壓我們,於是我們也學會了壓抑,甚至感到絕望,開始恐懼。

可是內心深處還是有個小小的種子(星盤正中央),不服輸的等待著,只要世界上有一個人勇於發出不同的聲音,種子都會感應得到。終究種子會破殼而出,探出新芽。

那顆種子就是我們的靈魂,潛伏在物質身體與小我人格之下,靜靜等待我們發現他的存在。只是有人長得快,有人長得慢,有人還沒發芽罷了。

明白自已是一個靈性的存有,跟自己的靈魂接上線(線從沒斷過,只是地球次元太沈重訊號很差),讓靈魂來領路,自然而然就會踏上那條熟悉迴旋的歸家之路,那就是揚升。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