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麼陳述你自己的呢?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用「他人」的話、或是在某處看來的性格分析定義等來作為陳述的內容,但是如果要你仔細的用語言文字來定義自己,你會怎麼說?
此時可能腦海中一片空白,就像是看到履歷表上要寫一篇五百字的自傳一樣,我從來沒辦法寫那五百字。因為對我來說,「我」是一個太過複雜廣闊到無從下筆的產品。名字學校工作經歷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我」,家庭興趣專長更不是「我」,他們都只是我來體驗人生的某一部分。可能都是最不重要的部分。
但是我們往往在社會的期許之下,把那些東西一一貼在自己身上,以為自己就是那些陳述的內容。
你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上帝讓你從源頭分裂出來,就是要讓你能夠體驗這獨一無二的滋味。但是地球上有七十億人口,這麼多獨一無二的人都想要成為某個別人、隸屬於某個團體、或是某人的誰。
可能因為我們沒辦法在自傳中寫說:我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這樣太囂張了,是嗎?太自我中心了?太簡短了?
我們真的都是。即使是雙胞胎都有各自不同的靈魂。
在想要合一之前,我們要有勇氣先成為一,而不是零點五、殘缺的自我需要另一半來圓滿;或者零點二五,因為你家有四個人,你是某人的女兒之類的。
成熟的承擔起自己是一的責任之後,你才能真正的進入合一,變成地球上七十億分之一,我們都是上帝的細胞,每個細胞都是單獨存在於整體之內,但是全都是互相關聯的。
你怎麼感覺都沒關係,只要你對自己的陳述負責。
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能夠自由使用語言文字來表達溝通。在地球的我們投入這場物質顯化的大夢中,語言文字是服務於我們的工具。
我們要警覺自己是去使用這項工具,還是選擇把力量交給別人。不要輕易相信那些信誓旦旦的人,如果你覺得我所說的話讓你感覺不對,那要相信你自己的感覺,而不是我的陳述。
在上個地球很多人願意追隨他人、跟隨上師、相信領袖權威等。因為大家覺得彷彿那些自信滿滿的人知道些什麼祕密,所以他們成為所謂的成功人士。
現在我們已經不同,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師,只有你自己知道什麼對你最好,你的靈魂才知道你需要什麼功課,沒有一條道路是相同的。既然我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你為什麼要相信他人對你的批評判斷與看法?
如果你內心不認同我,把意見留給你自己,去探討為什麼。
辯論完全是一種能量的散溢與癱瘓,對我來說以前的我內心經常性的在激辯著,我知道那是什麼感受,彷彿有兩個立場、兩種聲音、兩種看法。二元性已經不在服務於我們了。二元性的地球已經是煙硝戰場、滿目瘡痍、低頻到爆炸了。
你可以相信任何你想要相信的,但是在二元性之中,你找不到可以停下來的地方,因為永遠都要選擇某一個立場,永遠在徘徊,兩個都有可能也都合理啊,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要作,繼續不停的辯論下去。只要出一張嘴,因為那就是二元能量的選擇。
我自己經過那個跟自我抗辯的過程,後來我發現內心那個抗辯的聲音只是我從環境中吸收到大家的意見,大多都是不堪檢視的扭曲觀念。
這是我個人的學習過程,我只向內檢視自己,光是在內在與自己抗辯就消耗掉我所有能量,讓我動彈不得。如果我試圖將這種能量拿去投射在他人身上,只會牽扯進更多無聊的劇情。
後來我仔細篩檢過後發現沒有一個是真的,那些關於我內心對自己的批判與我吸收到她人的投射,感受到的負面性,都只是一場噩夢。
因為心其實是沒有評斷的,心只是柔軟接納的,心只是存在。心跳聲就是靈魂唯一的語言,穩定持續的脈動。
心傳遞那合一的能量,每個心跳都是一股愛的脈動,所以我們才能生、存。不是掙扎求生存的生存,而是活在「生命本身的存在¬」的生存。
語言的局限性正是如此,所以不要輕易相信那些斷章取義的陳述,那些彷彿專家講的話、不要用那些來毒害自己。
要聆聽你的心,選擇心的方式。中國字的愛很美,是受中間有個心。接受自己的心告訴你的感覺、從心裡接受生命的喜悅、感受你的心。
讓愛成為你唯一的陳述,我們都是愛的存有,珍惜你的獨一無二,那麼你會看到這裡的確是合一的天堂,這裡就發生在你的心裡。

感謝你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