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我去公園散步曬太陽,剛好遇到園遊會的台語歌演唱,以及主持人的喧鬧聲,大概是為了吸引人們去逛那些販售食物的攤位。假日的公園本來就很熱鬧了,加上攤販與舞台更是喧騰不已。
不過可能是一邊靜心一邊感謝地球母親,我走在步道上,竟然聽到鳥兒們好幾種不同的歌唱聲,彷彿也跟著開演唱會。瞬間閃過腦海的是:要是能真的在大自然的靜謐中聆聽小鳥們歌唱多好?(老舊的評斷心快要跑出來)但是下一秒竟然覺得鳥兒們也跟著一同熱鬧很融入環境,而且牠們鐵定不會覺得人唱歌難聽,牠們只是歡樂的享受陽光鳴唱著。
順便幫我上了一課。保持心的柔軟是很重要的。
整個周日的能量是頗輕快的,大概是在後天月蝕前給我們一點喘息空間。我很享受這個周日陽光午後,然而一整天下來我感覺自己經過了第一個期末考,心得是時刻不能鬆懈。雖然我沒有在一早就發現,但是一天結束後發現自己有超過一半的當下覺察或者定性,算有所進步。
於是剛才我滿懷感激的感謝了上帝聖母與地球母親的幫助,一整天我祈求聖哲曼大師的紫色火焰很多次,我甚至在無意中選擇擦上紫色的指甲油XD
靜心中我一邊感謝一邊被觸動,當心被愛充滿的時候,一定是柔軟的。
要時刻注意自己的心是不是處於柔軟的狀態,如果不是,要問自己為什麼。是覺得自己不夠安全需要保護嗎?怕被誰傷害?真的會有人傷害你嗎?還是感覺不到心柔軟與否?只是覺得胸口緊緊的悶悶的?
其實心一直都是柔軟又堅強的,因為心不可能僵硬、會容納不了血液的變動,心也不可能萎靡、會傳輸不了血液的流動。但是我們卻會用情緒體的各種壓迫來壓制我們跳動不已的心。忽視心的需求、無視心的存在,而是活在我們理智建構出來的大腦世界裡,用邏輯用理論用禮教用批判來活,所以心的聲音就漸漸被我們關成靜音、彷彿不存在了。
要停下像無頭蒼蠅一樣沒命運轉、喋喋不休大腦,有很多方式,幾乎所有靈性操練系統甚至科學系統都建議作靜心,也就是透過意志力去訓練自己的頭腦休息。讓你可以靜下來一兩秒、一兩分鐘、一兩小時,循序漸進,整個過程都要對自己溫柔一點。因為只有頭腦才會有強硬、強迫的念頭。
你的心、你的靈魂絕對不會指責你「分心」、「失敗」、「作得不好」、「浪費時間」。只要出現類似以上這些,請深呼吸放下這些念頭。
請記得柔軟。
畢竟你得問問自己,你到底想要去哪裡呢?在靜心當中你也想追求要做到世界第一嗎?你想當靜心世界的冠軍?你想當靈性大師嗎?你追求的是別人的眼光嗎?或者這些事你從來沒想過?你只是一昧在腦海中不知所以然的追趕?
為什麼無法享受這個過程?慢慢的從一兩秒到一兩分鐘不好嗎?你會希望嬰兒一生下來還不會走路就要他跑步嗎?如果你不會,那對待你從沒有專注過像嬰兒般無自主能力的頭腦,你又為何要一日千里呢?
你害怕對自己溫柔嗎?還是你害怕自己?
產生疑惑沒甚麼不對,但是要往心中去尋找答案,找不到答案也無須著急,上帝自有祂的安排。如果你還無法自愛,無法用上帝的眼睛看自己,你要用柔軟的身段去練習、去接受。
如果有人(那個人通常是你心底一個愛批評的聲音)一直告訴你,沒人會愛妳、你不可愛、你不值得…那你請用你聰明的小腦袋想一想,這天大的謊言是哪來的?
你怎麼也無法阻擋上帝愛妳,那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我們的宇宙是一股無所不在的能量構成的,用量子力學的角度來看,根本沒有所謂的實體、一切都是意念的力量。而來自宇宙源頭的力量是促使生命發生而非消滅生命。如果你一直用頭腦中那個強硬批判的聲音試圖消滅自己,等於是在跟全宇宙對抗,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
為什麼不選擇柔軟的接受生命本身的流動、接受你本然的可愛、臣服於上帝對你的愛,而要選擇強硬的與生命對抗、認為自己是孤獨無依受苦受害沒人喜愛的呢?為什麼要選擇這麼辛苦的道路與謊言?
老子在五千年前就說了,柔能克剛。你一直都是浸泡在宇宙愛的能量當中,你身邊一直都有無數的天使、菩薩在幫助、保護著你。就在你呼吸的當下,你就吸進去無盡的愛,你有想過嗎?
是時候去勇敢的嘗試一下了,你不需要強悍來表達什麼,保護什麼。試試看用柔軟的方式對待自己,唯有你真的對自己柔軟了,愛才能自由的經過你流動。
雖然上帝總是用愛包裹著我們,但是我們自以為要強硬堅強的那層盔甲,其實也是把愛擋在外頭的圍牆,那就是為何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一直談戀愛失戀、家庭失和、眾叛親離這些戲劇不停發生的原因。盔甲互相碰撞是挺有火花,但是愛意無法流通,只能徒生爭執與傷口。
讓你的心對你說話、讓你的心對上帝敞開、讓你的心柔軟。因為祂早就保證了心是柔軟的(無論是物理上或是量子上)、祂早就在你心中等待你看到祂沒有一刻與你分離。
感謝你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