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一個下午可以發生太多事.

濕冷的下午,我帶著昨日路旁抓到的小貓,帶著一本書,去摩斯漢堡消磨時光;原因有二,小貓需要儘早適應人類的存在,而我,剛好手上有本黃色書皮的厚厚小說,想不被打擾的閱讀.

大概兩個多小時,我書剩下最後十分之一;小貓也漸漸克服了對環境的恐懼,開始好奇的四處張望,這才放牠在沙發上走個兩步,店經理就過來:"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因為中央空調,所以寵物不可以放出來!"

我點頭,趕緊把小貓放回提籠內,四處張望一下,看看是否有哪個反動物人士去告狀;右手邊的大男孩趴在桌上睡覺,其餘奚奚落落的兩三桌都離我有點遙遠,我想是店經理上來送餐碰巧看到吧!

她後來還說了一兩次對不起之後,就下樓去了.

把小貓關回去提籠之後,我迅速的把閱讀結束,像是有鬼在後頭追趕我一般,用最短的時間收拾,離開了摩斯.

此時天色已暗,而我離央圖又近,在沒有下一步計畫之前,就想先去還書吧!

甚少在圖書館借到這麼新的書,我好像是第一個借閱的人,之前此書上市前,在誠品擺了一疊簡短試閱的小書,我就曾經拿過看過並心動過;我猜後頭應該有不少人等著要看,所以當我拿著一杯飲料往圖書館內走去,正想要開口跟警衛小姐說:"不好意思我飲料可以借放外面,進去還個書就出來"時,

警衛小姐搶先一步開口:"小姐,不好意思,寵物不能進圖書館,你要還書嗎?我幫你!妳在這裡稍等我一下."

好吧!我把書交給她,她拿進去還;我跟她說聲謝謝,就快步離開圖書館,這兒也是中央空調嘛!我自言自語道.

最後我想吃個晚餐,站在下著小雨的街頭,左思右想了一番,是不是只能吃路邊攤呢?但是四周並沒有攤販,於是我走向一間我常去吃的45元港式點心連鎖店;他們在戶外設有一桌,這次我先開口了:"弟弟,我坐外面那桌好嗎?"

那弟弟一臉不解,外面又濕又熱又一堆蚊子...

"因為我有帶寵物,我怕你們其他客人會囉唆..."

後來我在外頭還沒坐定,弟弟又出來了,他笑笑的說:"那讓妳坐最靠窗這桌好嗎?沒關係!"他還是將我邀請入內,在歷經剛剛那兩個經驗之後,這倒是清新的一幕.

中途發生了個小插曲,簡而言之餐點有點小問題,他馬上幫我換餐並頻頻道歉;

我內心一點也不介意,還打電話跟朋友說:"你知道現在報應來得多快嗎?善報也是立刻實現!"

他剛才對我的善意立刻抵銷他們出餐的過錯,可能平常我會大光火的事件,在此刻完全被一種巧妙的笑意給掩蓋,我對這間餐廳的好評已經超越其他不重要的小事,這種好磁場可以抵銷那小小的失誤大概一百次!所以我當然還是會常去光顧.

the helper.jpg 

除了我今天正在看<姊妹>The Help這本書之外,這些跟書有什麼關係?(書籍簡介請參考連結,非廣告文,亦可去它家參看)

這本書的時代背景是一個黑白種族文化剛剛開始融合,美國南方還處在仇視黑人的階段.

那些白人太太依靠這些黑人女傭幫助,打理家務照顧小孩;而那些小孩由黑人帶大,從小愛著他們的保母,長大後卻變得跟他們的媽媽一樣勢利苛刻瞧不起那些他小時候深深愛過的人;這當中有多麼的矛盾與糾葛,而這過程會需要多少洗腦與強迫自己視而不見,社會同儕的壓力,親情與感情的兩難.

故事主角是一個剛畢業充滿熱情的白人小姐,好朋友就是週遭順從社會框架的年輕少婦;而她則跟一群黑人幫傭慢慢建立起關係,甚至暗地裡進行一個相當危險的計畫.

相信現在許多跟作者同樣歷經過那階段的成年人,看來都會感動落淚.

而有幸生長在台灣的我,雖然很享受這個故事,卻只能憑空想像那種排擠與仇視,畢竟大中華地區最有民族驕傲的應該就是咱們漢字圈,華夏民族雖然把其他種族視為蠻夷之邦,但也是包容大度,用文化感化他族,甚少發生像是美國奴役,歧視甚至虐殺黑人這種彷彿血海深仇的恨意.

可能正是因為如此,我讀來少了那一丁點的惆悵(因為沒有經驗可以對照,導致有點缺乏同理心).而那點匱乏,立刻展現在我的生命裡;於是摩斯的經理立刻來幫我演繹一下何謂歧視,圖書館警衛則是詮釋了短暫的排擠.

這正是我所說的"共時性"!宇宙完美的幫我完整了這本書與這故事,連那一丁點惆悵,都絲毫不差的幫我給補齊了!

怎能不感恩呢?

未完待續(下篇談得是恐懼)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