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項目
我的願景是透過諮商與教學,讓人類重新與宇宙接軌,明白自己並非命運的受害者,而是生命的共同創造者。 然而務實的層面光是明白自己是主導者沒有任何用處,透過讀書會的練習(或者小我使用指南)讓大家面對人性的脆弱與意志的軟弱無力,轉而實際落實日常鍛鍊,讓靈性生活與人類生活真正同步進行。 以期能更進一步透過星盤的第三階段能量操作,掙脫星盤與潛意識的制約控制,進展到另一種層次的自由(不受星盤能量擺布的自由)。 占星課程: 20小時/20000元

Twilight-Series-Covers-twilight-series-1381301-956-360.jpg 

 

Twilight何以成為當代神話

 很多人質疑這部風靡全球的小說,不能理解這種給少女看得讀物怎麼能夠造成這樣大量的熱情與狂潮。

一開始不習慣閱讀這樣文體的人,很容易就陷入這種迷思,認為這是一部簡單無聊又帶點沉悶的少女讀物,大家甚至說這不能算是羅曼史,這故事缺乏所有羅曼史該有的元素,不夠現實、不夠結構明確、不夠火熱性感,的確這故事對於所有慣於閱讀各式各樣羅曼史的讀者,可能顯得太過繁複雜亂,因為這故事並不如讀者想像的那樣單純。

作者梅爾是一個極具野心的藝術家,或許與她受教育的背景有關,但是我更相信是她銜接上了一個集體意識渴求的管道,所以她的創作在很多時候無法讓人輕易接近與可以說是難以下嚥。

無論是英文或是中文或者是任何翻譯文字的作品,都清楚讓讀者感受到這並不是一部雕琢文字的作品,實際上她白話的程度就一如它一開始的目標讀者一般,是當代不常閱讀的青少女所能理解的最基礎。

但是隱藏在這平實文字底下的卻是一個架構精細、細節繁複、極具當代意識的神話故事。

神話不是藝術,儘管它被運用在所有藝術當中。神話帶來更多。神話的方式與功能不同。神話是一種表達的形式,描述了一種思想與情感的過程,也就是人對宇宙、其他人類和生命體的覺察與回應。神話也是恐懼與欲望具體戲劇形式的投射,這又是其他形式所無法揭露和表達的。1

費德(Feder),現代詩中的古代神話(Ancient Myth in Modern Poetry-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71,p28)

中文引述自 立緒文化出版的哭喊神話

一開始,當讀者跟隨著作者的步調,從TwilightNew Moon,迂迴壓抑又濃郁的熱情到分離心碎及複雜的三角關係,所有當代的思想與情感,每個少年甚至於成年人所能體驗到的感情經驗,全都在第一二部曲當中展現;New moon接續著eclipse,兩人的感情變成三人關係之後進展成為更複雜的兩個群體之間合作與衝突,這不就是所有人生的形式縮影?最讓人驚艷的所謂精彩大結局,作者梅爾也沒讓人失望。

Eclipsebreaking dawn,像糾結的絲線層層牽扯不清的生死危機與群體關係到最後曙光破曉,兩個新生命的誕生解釋了這一場神話之旅的因果循環,死亡與再生、新關係開始與舊關係結束。

當代缺乏這種野心氣度格局的小說作品,或許作者並非最高文學造詣之人,或許她終其一生無法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但是Twiligh的故事已經銘刻在當代,無人可取代。

不僅是因為這故事篇幅夠大,架構夠完整,而是一如上面所引的那段話所說的,這故事具備了「人對宇宙、其他人類和生命體的覺察與回應。」而這構成了故事的神話性,「神話也是恐懼與欲望具體戲劇形式的投射」自然不言而喻。

一開始閱讀會被炫麗的吸血鬼眩惑了目光,或許不能明白,黯淡無光的笨拙女孩何以吸引得了他的目光。甚至她自己都不能明白,在追尋他身分的過程,作者梅爾也安排了一個美洲原始部落神話,the cold one跟狼人。他們的和平協議根基於吸血鬼族群對人類生命的尊重,狼人的變化也呼應著吸血鬼出現與否,像是一種自然警報。這種種的細節,都很容易讓人忽略到作者一開始第一幕就介紹給讀者的女主角,Bella Swan

童話故事可以說是當代最接近神話的一種集體意識成品。作者梅爾用了讓人驚愕的破題法,醜小鴨變天鵝!因為她從來不是一隻醜小鴨,她是一隻天鵝!

然而這隻天鵝要一直到最後一部breaking dawn裏頭才嶄露她的光芒。這同時也是自我追尋英雄之旅的過程,她是一個英雄,肩負著探索未知、勇敢去愛的人類最基本的理想,她踏上這條旅途。

其中當然有數不清的跌跤、挫折、失敗,還有面對真愛的謙卑與摸索,對自己的自卑與不了解,終於她成為那個原本就該是她模樣的另一種生物。那個才是真正的她,在脆弱的人類身體裡頭躲藏了十幾年,然後痛苦的蛻變而成。

除了用當代的童話故事作隱喻之外,作者還大量用了古典文學作品去呼應這段愛情。安排了一個超齡成熟的百歲吸血鬼,來傳達很多在現代已經喪失的真理。一種關於真愛的氛圍,不僅是「我想要­」還要考慮到對方,處處為對方著想。

eclipse當中,愛德華跟貝拉說,因為我知道後果,所以我不得不替妳擔憂。妳相信我有靈魂,可我不相信。他擔心她的靈魂更甚過他想要有她永恆的陪伴,這當然是當代已經喪失的一種精神,或者說是在宗教神魔化的兩千年來,這一直都是搖擺不定的一種價值。

所以愛德華扮演的是一個帶領著角色,他踩剎車、他保護她、甚至他覺得她應該跟狼人過下半生都好過跟他在一起。但是這種種的壓抑與限制,都無法阻擋真愛的力量,那不僅是激情,而是一種關心對方靈魂甚過自己的神性力量,在這方面女性直覺顯然是帶領的一方,她,用一個脆弱的人類身軀,拖著他前進。在精神上,他們再也不用懷疑哪個物種沒有靈魂,因為答案顯然是都有!當他違反獵食者本性的保護著她,當她壓抑獵物的本能恐懼一古腦的親近他,相互跳起永恆的愛的雙人舞時,應該沒有人會反對這確實是一種永恆吧!

神話是超越時間的,神話反映的是人類生命的真實。然而這故事創造出的流行狂潮,只代表著當代集體潛意識當中對真愛的渴求與對真理的熱切,這遠遠超出少女讀物的範疇,故事帶出絢爛的成果自然也是因著底層閃耀著神話性的價值。

 rob.jpg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uff
  • 很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