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天都因為太早睡而在凌晨兩點起來。

剛剛把行李整頓一番,明天要換飯店了。我的這趟紐約行非常的天王星,有四次變化。總共住四個飯店。

今天一早在星巴克花了四塊美金上網,更新了一下久違的部落格。撲了一下浪,不過大雨從清晨一路下到下午三點多,不誇張是閃電打雷的驟雨,像是瀑布席捲曼哈頓。

在星巴克吃早餐上網等雨停的時候,我不免有點焦慮,本來計畫今天要去的地方好像都泡湯了,但是我是個堅強的女人,雖然沒有雨鞋,(腳濕是我非常不能接受的情況),等到九點我覺得差不多了,我就回飯店放電腦換球鞋,毅然決然的踏進大雨滂沱的第七大道。

曼哈頓很有趣,一沒有太陽,氣溫就會下降到令人發抖的程度。也就是說即使晴天,走在大樓陰影處仍感到寒意。不過我就當這是全世界有春天的城市皆然的春天後母臉吧!

在飯店對面看到M6M7巴士站,我一面發抖一面等著M6,來紐約這麼多次,我已經厭倦老舊骯髒的地鐵系統,只要在小島上活動,我幾乎完全依靠雙腳跟巴士。巴士超讚,又省錢又可以有CITY TOUR的功能,還可以看到紐約各式各樣的當地人,有錢的老太太、全身上下名牌的年輕辣媽、一臉苦悶的上班族...

M6直達聯合廣場,我要去探訪現在全世界最流行的農夫市集,我相信即使大雨也是有人擺攤吧!順便逛一下聯合廣場對面的WHOLEFOOD MARKET

車上的暖意很快驅散我的潮濕與焦慮,一路搖晃到農夫市集,我雖然沒有買那看起來就沒有農藥的水果,只是像個觀光客該作的,拍了幾張照片,我不堪寒風只好匆匆閃進WHOLEFOOD裡面回溫。

美國人向來信奉的一個準則就是---數大就是美!

它們的超市也一樣,不過WHOLEFOOD是在堆疊中特別重視美感的一個超市,看到那些顏色層次豐富的蔬果堆疊成一片牆,光是看我就感動到不行。

看到那些新鮮蔬果,好像給眼睛注入視覺維他命,反正我整個人陶醉在它們營造出來的氛圍裡,讓我回想第一次在SOHO巧遇DAN&DELUCA的興奮。

不免懊惱自己沒有個廚房可以讓我立刻採買回去大煮特煮。

 

WHOLEFOOD出來之後,雨勢小了些,飢餓感提醒我午餐時間又到了。憑藉著出國前上網搜尋的記憶,我朝12街與第三大道交叉口前進,ANGELICA KITCKEN,一間在網路上頗負盛名的生機餐廳,讓我這個半調子的素食者懷抱朝聖心情前往。

抵達餐廳時我又凍又餓,其實從聯合廣場散步過去並不遠,只是在風雨交替中前進,加上憑記憶摸索完全不記得正確住址的狀況下,我只想趕快入座。

結果時間還沒十一點半呢!他們非常準時的開門,我鬆弛的坐在窗邊的位置上,看著不是挺熱鬧但是依舊美到不行的街道,點了碗熱湯之後,腦中既懶得研究英文菜單又拿不定主意要吃什麼。後來一個會講中文的服務生推薦我吃STILL SPECIAL

他的中文是跟他台灣朋友學的,所以是台式中文,超感人的,我大鼓勵他到台灣來訪,哈哈!

食物非常忠於原味,不過我受不了太多的豆子,只能勉強把莎拉吃完,那盆SPECIAL我只吃了三分之一吧!太脹胃了。

飽食一頓,補充好熱量,我散步回到聯合廣場,小逛一下FOREVER21把昨天沒買的那條白色長褲買了下來,順便買了幾件彩色的背心。美國真的是購物天堂,衣服便宜到不行。

買完回到第六大道,跳上M7打算回飯店卸貨。沒想到一上巴士沒多久,傾盆大雨、雷電交加,讓我想到波西傑克森這個以紐約為根據地創作的兒童文學小說,一面感恩自己身在溫暖乾燥的公車上、一面欣賞窗外的紐約街道在大雨霧氣中,仍是充滿一種詩意的美感。

交通狀況糟到不行,沿路緩慢的前進,我甚至希望更塞車一點,因為那雨勢鐵定是路邊三秒全身溼透的狀況。

路過18街我看到OLD NAVY,想到要幫我同事的兒子買T-SHIRT,得再回去那個街口逛逛。

幸好我下公車時,最大的那場雨已經結束,換上普通款的大雨,我匆匆跨過兩個BLOCK回到飯店,倒在床上進行午休,哈哈!

不過身體確實很不舒服,吞了感冒藥小躺半個鐘頭,身體仍舊感覺到不適,眼看發冷起來,我這個討厭發燒的人立刻作了一件很不養生的事情,煮了一杯咖啡來喝。

就是為了要讓身體暖和起來。DSC02744.JPG

不知道是我意志力驚人還是紐約的磁場夠強,我喝完的確緩和一些。眼看時間四點整,陽光露臉,正是MOMA週五夜間TARGET百貨贊助的免費時段,我再度換裝上路。

MOMA就在我飯店的後面一個BLOK,我走到時候差點傻眼,那條排隊的人龍已經從五十三街環繞半圈到五十四街口了。

厭惡排隊的我猶豫了半餉,還是跟著排了上去。

那感覺真的很神奇,我覺得人不用上班,無論作什麼事情都覺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上不是在浪費,EVEN排隊。在紐約排隊都比在台北上班讓我感到快樂。

不過MOMA館方也相當有經驗了,隊伍行進的速度非常快,中間我還被一個小男生光明正大的插隊,我只是拍了他的背影覺得好笑,連半點氣都沒有。

不到十分鐘,我已經身在館內開始瘋狂的拍起照來,那種人工設計建築與天然光線融合的美、紐約的天際線與博物館本身的雕塑公園融為一體,唉!我辭窮了。

反正我整個HIGH起來,即使我半點現代藝術也不懂,還被友人形容說沒有半點藝術細胞,但是MOMA的收藏是連我這大外行人都能看得津津有味,感動到不行的一個博物館。

我只是走馬看花,就被很多幅作品衝擊到無以附加,我真的可以想見爲什麼外國的設計就是強,從小可以浸淫在這種美的環境中,謬思頻頻召喚,靈感是不會缺乏的吧!

一層樓一層樓往上。我嘴邊的微笑沒有停止過,雖然覺得拍照留不住那種眼見到的感動,但是匱乏的我仍然止不住的拍個不停。

看到警衛我心裡想著,不知道他內心有沒有因為在這麼美的地方工作而感到感動?還是他也跟我一樣對工作只有無盡的厭煩?畢竟他的職責是看著這些人山人海的群眾避免她們傷害到館藏。

不過那個念頭瞬間就被藝術品的美給蓋過去,我從來不知道現代藝術有這麼多美妙的作品,以前停留在安迪沃合的階段、後來看了一些行動藝術,都沒有半點打動到我。直到今天我身在MOMA看著那些數不清的藝術館藏,才發現自己眼界實在太窄小了。井底之蛙實在沒見過世面。

藝術家精微的藝術魂魄透過每個作品感動著芸芸眾生。我這個普通人只有驚嘆感動的份,尤其是當我站在克林姆那幅懷孕的女人的畫作前面,我差點就流眼淚了。

那種美,我無法形容。

整個人被吸進去那幅畫作裡面,共鳴的細微震動讓我差點無法控制自己,在公共場合眼眶泛紅鼻酸顫抖。

逛完六層樓我腿也快廢了,雖然想一輩子住在裡面,依依不捨還是要告別。

在紐約就是有這種不可思議的好事,一毛不花的看到當代最一流的藝術品。我感覺飛揚的離開MOMA,那種快樂的餘韻讓人想歡唱、跳舞,為了節制自己過度滿溢的快樂,我走進聖湯瑪士教堂,在這座教堂帶點陰鬱的氣息中沉澱一下。

第五大道上除了名牌專門店林立,小小一段路上就有三座教堂,我從聖湯瑪士教堂走出來後,立刻回到俗世,ZARAGAP逛了一圈。

後來我又忍不住一種被招喚的心情,去聖派翠克大教堂裡面感受另外一種喜悅。

只要一踏進這間教堂,我就有一種被愛的感覺。我總覺得天使都棲息在教堂的屋頂看顧著我們。

這間據說全美最大的天主教教堂,應該是我目前在世界上最愛的地方之一。是的,不要去想宗教的細節,我也是想要住在這裡不要離開。

經過一個下午美的洗禮之後,我整個人喚然一新,曬著遲來的太陽,感受到滿滿的幸福。

 

幸福感持續到我進入第五大道的H&M,開始變得興奮。要不是考量到我即將換飯店,還有身體的疲勞,我可能真的會大買特買。

行走到此,體力已經耗盡了,但精神的飽足感,那美的充沛能量讓我還不感覺到餓。只想回飯店休息並洗去一身的塵埃。

泡完澡出來已經八點半,也懶得再跑遠去吃什麼餐廳了,下樓去街角的DELI隨便買了壽司與熱湯,九點多吃飽立刻昏睡。

一點多兩點隔壁開始有人講話的聲音,讓我睡得不安穩,就爬起來把今天的功課寫完囉!四點了,再去睡個回籠覺。明天要換飯店重新適應了!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