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看完尼爾蓋曼的無有鄉以及好預兆之後

衝動寫下的片段

我有一種天賦 就是會著迷與模仿

很悲慘的是 我寫下這片段的當時靈思泉湧

不久後就陷入工作的濫帳中 開始我劇烈的痛苦的深淵

所以 大概短期內都不會有任何寫東西的感覺

我連上來寫個部落格都沒力氣 甚至覺得我在工作的污穢狀態下寫字是種玷汙自己的暴力

所以我應該就是會吠個幾句

以玆交代

在我痛苦的時候流水帳是唯一可接受的文體

跟生活才能呼應 我目前的狀態就是不值得書寫與紀錄只適合當作排水溝中的排泄物的作嘔狀態

我每天都在深刻的噁心當中

所以眼周與嘴唇周圍已經深刻的刻上蒼老的皺紋

我在預演死亡

好骯髒的日常生活

我真是厭惡這一切...寫到此我已經開始想吐了.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