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河流總是會在把人帶到意想不到的地方.

感恩是我在一堆反省之後的第一個感想,因為我身邊有這麼多活得精采認真的朋友,所以我能夠愉快的在場邊旁觀,欣賞與遭遇很多特殊的人生經歷.

今晚,不知道第幾次因為家人的邀約跟所謂螢光幕前的明星吃飯.對於明星我們家人是冷感的,因為從小到大一路走來,認識的沒有一百也有五十個.大大小小的明星就像宇宙星河上的行星一樣,新生跟殞落的速度快到讓人根本連記憶都有困難.

我這兩年從夜生活中退役,甚少出去Clubbing與玩耍,但是恰巧就在好友nana回來的兩次先後與兩大當代巨星的後代有過一面之緣.這兩次的經驗迥異到讓人驚訝,才衍生出一種鮮豔的對比感.

同樣是新生代的小明星,同樣是跟我這個圈外人一面之緣(同桌):

姓氏特殊的巨星後代,不僅彬彬有禮待人和善,更會在沒有人介紹認識的狀況下,招呼我請我喝酒;

而菜市場姓的這位梟雄後代,則是介紹認識的時候頭也不抬猛打簡訊,我主動跟他講話還被他當做沒聽到,甚至後來拿飲料還摔飲料...這種羞辱的行為,不知道是想要讓我這個平民小百姓覺得他不屑跟我講話呢?還是在羞辱他自己的長輩沒有把他教好?

當場我自然是有點不好受,但是家教這種東西,在此刻就像是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一般,讓我們三姊妹容忍他的無理與羞辱,畢竟我們自家的教養是不允許我們跟他同一層次的野蠻無禮.

瞬間回想起上回跟另一位的巨星後代同桌的經驗,讓我逢人就稱讚他的家教好,人品佳;與今晚遭受到特殊的禮遇,形成超級強烈的對比,這可不是一週刊的比較表格誰勝出誰落敗,只是一個妙極的小比較.觸發我一點小感想.

一個人的行為舉止其實只是很單純呈現出他本性本質如何.

所以我也反過來檢討一下我被粗暴無禮的對待之後,隱忍沒有表達的性格,也呈現出我自己很嚴重的一個問題,撇開家庭教養不說,我偽善的功力已經造成我週遭的人習慣性的無禮對待我,連一個陌生人都當場給我難看的羞辱我,生命之河給我夠多的暗示,光是這個週末我就遇到三起事件.

其實我當場可以積極一點的詢問他,到底是不開心我們出現還是簡單不想跟我說話?那要不要我當場離開比較好?可是我並懶得與他互動跟溝通,臉皮很厚的假裝剛才他對我的羞辱不存在,改而轉向去跟我認識的人說話,假裝情況沒有很僵,假裝平順.

這就是我這個人不直接的缺點,第一我當下總是覺得沒必要釐清與解釋,因為我覺得我壓根不在乎這個人,並沒必要去捧他特意跟他講話;第二我也覺得他家教不好是他的事情,沒必要告訴他,講了他也不見得會領情;第三我當然是發自內心覺得場面搞僵我沒膽承受,我後天養成的膽小鬼習性很難擺脫;我總覺得男人一但動怒下一步就是動粗...我一點也不想跟任何人當面起衝突,我可不想被打.

所以我這性格讓我常常遇到一些人順勢而為的爬到我頭上來撒尿還要我說謝謝...雖然我現在可以搞笑的說,我還真的要謝謝這些人讓我看清自己的弱點,讓我明白人性就是會欺善怕惡,讓我明白自我表達的重要性,讓我知道我得去面對這個狀況.但是事情發生的當下,我往往還是啞巴吃黃蓮,事後的檢討只是讓我摸著鼻子自認自己ㄋㄠ...我並沒辦法擺脫那種面對人的恐懼,也沒法解決我壓根就不相信任何一個人的心理狀況.

生命之河其實本質就跟大海一樣,時而溫柔時而殘暴,我的偽善是我自保的方法,我用這種方法建造一艘安全艇,建造我的諾亞方舟,去順應命運的殘暴去適應詭譎不安多變的狀況,然而我漸漸忘記生命之河也有溫柔的時候,就像另一個陌生人曾經溫暖的關照過同桌的我,就像我還有好朋友會站在我這邊跟我同仇敵愾一下...

人生啊...真的要懂得多感恩,我很高興我自已要得一直很簡單,抱著貓就可以滿足的幸福,是我生命裡最溫暖的太陽.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