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項目
我的願景是透過諮商與教學,讓人類重新與宇宙接軌,明白自己並非命運的受害者,而是生命的共同創造者。 然而務實的層面光是明白自己是主導者沒有任何用處,透過讀書會的練習(或者小我使用指南)讓大家面對人性的脆弱與意志的軟弱無力,轉而實際落實日常鍛鍊,讓靈性生活與人類生活真正同步進行。 以期能更進一步透過星盤的第三階段能量操作,掙脫星盤與潛意識的制約控制,進展到另一種層次的自由(不受星盤能量擺布的自由)。 占星課程: 20小時/20000元
米爾頓 艾瑞克森在個人治療記錄中不斷提到一項【事實】---他認定每個人都儲存了一些學過卻已經遺忘,但仍能再記起的智慧。他建議案主嚐試用不同的方式重組自己的經驗。而不需要去探索功能失常背後的原因或動力。家族治療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去尋找合理有效的互動選擇,因為家庭系統應該也儲存著遠超過其平常使用的更多方法,可用於詮釋生活經驗。因此其中一項方法就是略過探索功能失常背後的歷史成因,直接走捷徑,去探索其他比較複雜的,可能有利於家庭功能正常化的互動模式......-------Minuchin and Fishman,1981,pp268-269
--節錄自 心理治療的新趨勢 張老師文化出版


這本書我才剛從圖書館借回來,才看到前面幾頁就被這段話打到,閱讀的進度整個停頓。
此段文字對於我這個嚴重的十二宮人來說,簡直是如獲至寶,我一直深陷在自己的無能與沒有動力當中,動彈不得。
行星大量落在十二宮,會有一種施展不開的困頓感。
根據小魯老師的說法,十二宮的行星像是各種工具藏在後花園裡,靈魂跟自己約定非不得已不輕易動用這些工具(
恰巧呼應了----他認定每個人都儲存了一些學過卻已經遺忘,但仍能再記起的智慧---這段文字)。
這約定當然是有意義的,除去心理占星學派的看法,用一些比較業力的講法是,自己在過去世曾經誤用了這些工具與能力。所以此世會更加小心翼翼的處理這些能量,以避免犯下同樣的錯誤。

在傳統的占星理論中,把十二宮當成小人與累世業報宮,幾乎所有行星落在這裡都會聽到一些很糟糕的說法,例如可能有不知名的敵人、暗處的冷箭、虛弱無力的狀態、精神異常可能得居住到療養院的傾向...
現代占星學當然不會如此簡略的看待十二宮,如此的詮釋與演譯已經不能滿足活在當代的大眾,所以十二宮那些隱晦不明的符碼被大量的心理術語取而代之。

而十二宮在黃道上屬於雙魚座的範疇,本身就有一種溶解於世的意味,所以各式各樣的行星進入十二宮這個集體潛意識宮當中,都有被溶解的感覺,自我被溶解了、能量也被溶解了;這些溶解背後,帶有一種很簡單的意涵,就是過去自我曾被過度膨脹、能量曾被過度使用,必須要在這種溶解的狀態裡面感受一下自己仍是地球的一份子,明白自己雖然有自我意識,精神肉身的能量仍是取之於地球,必定也得對這地球做出相同的付出。

在看回上面那段話,我不由得猜想,米爾頓醫師是否有顆木星在十二宮?他總是能從人們的煩惱中看到希望,看到新的出路,對他來說,心理治療的世界有無限的可能與運用的彈性。
這真是個好醫師,而這種方式,也值得所有十二宮人善加利用。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