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里島回來已經快要一個月了吧!
內心一直惦記著要將這次旅遊的心情做個整理,但是卻一直拖延。加上回到台灣之後,現實生活迎面而來,像是一台失控的火車把我撞得四分五裂,能夠在今天獲得片刻的清楚神志,我想我該感恩了。

充滿第一次的巴里島第一天

這是我第一次踏上東南亞,當然我已經累積了不少對東南亞的成見,在出發之前,不過畢竟不是親身經歷,再多的成見也不敵自己走一遭來得印象深刻。
撇開人生第一次靈異經驗不說,這趟旅程感觸不少。

機場的狀況沒有我想像中的誇張,這要感謝旅行社的CANDY事先把機場形容的很熱很亂,加上自己曾經去過帛琉,那裡的陽春機場跟巴里島機場差不多,人的經驗往往來自於比較。

出了機場,一時間讓我有種回到台灣的錯覺,那炙熱的太陽以及來來往往的台灣旅客,還有那個胖胖的導遊,整個都讓我感覺錯亂。五個鐘頭的飛行,耳鳴的痛苦,難道只是一場錯覺?

當然導遊一口腔調很重的國語,以及沉默寡言的印尼籍司機,都一直提醒我,這裡已經是巴里島了。
沿路風景再度讓我驚訝,完全像是南台灣的風景,只是少了工廠與高樓,車子巔簸的來到我們入住的VILLA SIMIYAK,一如照片的優美,但是外頭的環境則是糟的不可思議。

在行前我爬了太多太多關於巴里島的網路文章,甚至看完了一整本介紹巴里島的深度旅遊書,但是沒有半個人提起這裡的落後與殘破,我想,應該是大家都習慣於東南亞的貧窮落後,覺得沒必要提及。或者是,大家都對於這種景象視而不見?

總而言之,CHECK IN之後我們立即又驅車前往海神廟,這座千廟之島上最被大家推崇的景點之一,這趟車程又是將近一個鐘頭,這再度讓我感覺我在台灣,想起半年前去南投員工旅 遊,我就深深深深的告訴自己絕對不在進行這種以汽車為主要交通工具的行程,萬萬沒想到在巴里島的第一天,就是一路趕車。

(關於趕車這件事情,當然是我個人的身體狀況使然,我非常無法搭車,每搭車必暈車,一定要靠暈車藥,而一暈車就會全身不舒爽,如果很愛搭車的人自然很能接受巴里島囉!)

海神廟的風景不錯,但是週遭仍然充滿了台灣人,台灣人的導遊與旅客幾乎佔滿整片山頭,走到哪裡旁邊的人都在講國語,這讓我大感吃不消,(這當然也是我個人 因素,從來沒去過東南亞,更沒跑過團體行程!)我一直覺得我就在南台灣的某一個景點拍照,除了台灣不會有溫柔的印尼女性拿著明信片苦苦哀求我買,甚至是印 尼小朋友用一種讓人於心不忍的童音呢喃著推銷明信片。

去海神廟的時候就已經落日時分,第一天光是飛機五個小時,海神廟來回花了兩個多小時,這樣就快把我整死了,自然我對巴里島的第一印象好不到哪去。幸好晚餐非常可口,挽救了一點好心情。

餐廳是台灣人開的,整頓晚餐只有我們跟隔壁一桌台灣人,兩桌客人加起來人數還少於服務生,台上跳舞的舞者仍然盡心盡力的表演,在我們大啖美食無手可拍的狀態下,依舊笑容滿面。

這種團體餐我也是第一次體驗,接下來每一天的每一餐也幾乎全都跟一堆別團的台灣人共進,這是非常奇妙的一種感覺,就是人出了國反而遇到更多的國人,哈!
後來我們去按了很棒的腳底按摩,這也是我此生第一次按腳底按摩,幫我按摩的小姐讓我立刻就愛上她,人溫柔靈巧,(對!非常靈巧,我覺得從事按摩的一個必要 條件就是,一定要很靈巧,才能一瞬間調整力道,按進客人心坎裡。)按著我的腳時,只要我稍微縮腳她就放輕力氣,但又不至於敷衍了事,只能說她認真的讓我感 動。

後來按到我的肩頸,她竟然用國語問我,「是不是頭痛?」是啊!好明察秋毫啊!按完我通體舒暢,內心想著,好想把妳娶回家,跟我回台灣吧!而這麼美好的經驗,整整一個鐘頭的溫柔按撫。竟然只要美金10元!我懊惱著,應該給她兩塊小費,而不是只給一塊。

感謝她讓我收拾起一整天的勞累與壞心情,輕鬆愉快的回到VILLA,亢奮的還跟同學們跳入冰冷的泳池游泳,那種冷啊!讓人整個又醒過來,不過可以跟同學們這樣半夜游泳的經驗,也是人生頭一遭。奇妙又有趣。

終於大家累得各自回房睡覺,我跟小蘋睡一張超大尺寸的大床,睡前當然不例外小聊一下,忽然她吃驚的問我,「你剛有沒有戳我屁股?」
我頭上三支烏鴉飛過,看了看她跟我中間的間隔大約還有十公分之遙,「沒有啊!怎麼可能!」想說這玩笑也太詭異了吧!此時的我們還一點警覺心也沒有,笑鬧著沒多久就睡著了。
(回來之後我才想到那個房間的異狀,第一,下午進去檢查房間是否整理乾淨時,我就覺得房間寧靜到有點凝結,但是還有兩個男士在場,無心多想。第二,我難得 的並沒有在那個房間拍半張照片,照理來說,我有太多時間可以在房間裡拍照,但是卻一張也沒拍,彷彿本能就抗拒那間房間,也不想留下任何記憶;第三,睡覺前 與起床前都感覺頭皮發麻,我能忽略而入睡,真的是五個小時飛機加上三個小時車程加上腳底按摩的舒緩與睡前游泳的搾乾體力,不然我還能說什麼?)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