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之四/買票記
從美麗的上西區、公園北區到上東區回到格林威治村,我下車吃了一塊PIZZA,利用那熱量去抵擋室外的低溫,畢竟我得走上幾條街才能走到地鐵站,好轉搭地鐵去中國城。
是的,問來問去,似乎也只有華人開的旅行社有賣便宜一點的單程票,許多旅行社根本沒賣往台北的單程票,就更別說還可以選擇航空公司了。
上一次來紐約,就曾興沖沖的從島的南端一路往上走,去見識一下有名的Chinatown,旅遊書上指示最熟門熟路的一定要走Mott street,我們就這樣摸著地圖走去了,然後,一路上倉皇失措的快步急走,因為其髒亂程度遠超過我們想像,路面濕滑惡臭的程度,光是想像跌倒就夠令人膽 寒了。其實那裡就像是台北以前的傳統市場,有殺魚的、殺豬的、賣菜的,各式各樣的攤販,只是因為那裡是紐約,而我們壓根沒有想像在紐約會巧遇傳統市場這等 陣帳,加上台北也很久不見這麼髒的地方了,所以才會嚇得半死。
這次,雖然住的地方離中國城很近,但也從沒打算再去拜訪。沒想到最後買機票還是得來到這裡,這次沒往市場那頭去,我從地鐵上來,就是很大的十字路口,可以看到匯豐銀行聳立在街角,只要看到這間香港商銀行,就確定踏入中國人聚集之處了。
街上行走的全都是黑頭髮黃皮膚的人,但是應該不是台灣來的。若要我猜,只能說全是大陸人,因為窮酸的模樣實在不像富裕的台灣人或者港仔,不過其實那裡以香港人,也就是廣東人居多,很多人都在那裡住好幾代了。
即使是如此大條的馬路,也有辦法被他們搞得髒亂不堪,而路邊的攤販,賣的東西就像是我們台灣的夜市,一些小東西、一些仿冒品,有些餐廳賣燒臘、有幾個旅行社的招牌。
我按照地址,找到一個入口。說真的,要走進去的時候我遲疑了一下,因為那樓梯很像會垮,那樓也很像危樓,牆上破了一個大洞,地上滿是灰塵。後來我看一看街上的景象,決定這樓看起來似乎也沒那麼糟了,我就走上去買了機票。
很不幸的,年剛過完,似乎很多人也趕著回台北,本來賣四百三的西北航空機位竟然全滿,日航也滿,而且一滿都滿到好幾天後。
經歷了這幾天的折磨,我不放棄的問,還有沒有別家航空公司,最快的機位是什麼時候?我心想,如果明天走不了,我就待到九號吧!
後來,國泰航空有明天晚上的機位,我沒有想太多,就決定買了,連票價高達四百六十塊都不想理會。連航程總共要花二十幾個小時,我都無力計較了,畢竟,我也沒有計較的能力。
那香港人幫我確認了機位,拿著收據,我緩緩離開那棟樓,此時身體疲累的程度已經快要超過負荷,我決定先回家休息,等晚餐時間再來一趟。
而這幾天,我還得接來自朋友母親擔憂的電話,因為她並沒有回家,不知道去哪裡躲起來。身心都很疲憊的我,麻木的搭地鐵、麻木的走路,咳嗽咳到眼淚的流出來,但是我很快把眼淚擦乾,因為我不想哭。
雖然我沒有義務要負責朋友的安全,但是一切卻都落在我的頭上,讓我想躲也躲不開,若非有陌生人對我伸出援手,我想我即使病死異鄉,好像都會得到一句妳活該,我只能羨慕朋友的任性,而自己還是得孤獨面對這一切。
回到家,陪表妹通電話聊天時,我的喉嚨已經痛得幾乎無法發聲,於是邊講聲音邊低啞了下去,跟她聊著抱怨著,眼淚無聲的一直流,而我聲音幾乎沒有起伏。告訴她昨晚我與大陸人的對話、遇到瘋子,今天則是遇到大好人,買到了票。
其實沒有說的必要,因為她也無能為力,而我的眼淚也沒有流的必要,可是那深沉的疲累讓我連阻止自己掉淚的力氣都沒有。後來陪她講到她男友快回來的時間,終於她有事情可作,我也該再度出門去取票,我擦乾眼淚,提起最後一絲力氣,走入寒冷的街頭。
這夜,我什麼事也沒做,只依稀記得入睡前,竟然離情依依,心底暗笑自己傻了。被紐約冷傻了。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