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冒險之一紐約第一                          2003.2.20
這趟來到紐約,適逢一月底二月初,農曆年節。
從決定成行到出發,總共不過三天,怎麼都顯得倉卒。心中不安被即將再度造訪紐約的興奮給掩蓋,上了飛機才驚覺自己這趟行程簡直是種冒險。
拋下了台北熟悉的人事物,拋下了即將團聚過年的家人親友,帶著微薄的盤纏,耳邊還迴響著眾人疑惑的問句:「不是才去過,幹麼這麼快又去?」
沒錯,與我同行的友人和我,八月底才初次造訪紐約,這趟我們再度結伴成行。爲了另一個朋友租的一間空公寓,讓我們得以省下紐約龐大的住宿費用;為了上一趟餘留的快樂、未完全探訪完這城市的遺憾,我們又飛上天空,往世界另一頭的紐約而去。
穿著厚重,因為聽說紐約零下十三度,我決定去面對在紐約的第一個冬季。
心中的不安在踏上紐約那刻被我拋到腦後,雖然與上次同一個機場降落,但是這趟出關時,看到卻是個嶄新的航站,通道牆上佈置著石膏作成的白色布簾,不細看是 不會發現那布簾是僵硬的。而走過通道,通關櫃檯的上方則是一幅幅美國印地安人物的畫作,我不知道這些佈置多久會更換一次,但仍印象深刻。
不過我完全忽略友人的反應,而隨著我們在紐約待著日子逐漸增加,她的焦慮與不安更加惡化,最後她拋下我獨自提早返台。這筆爛帳就不多談,除了我忽略她有多 麼重視她的新戀情、我更高估了她面對困難的能力與她的成熟度。這個經驗讓我獲益良多,更讓我真正的在紐約獨居,獨自冒險。
這次紐約行,有太多的第一次,值得一一細數。
第一個第一次,就是莫名被友人情緒壓迫,彷彿這趟旅程的種種不順,是我造成的,彷彿她的痛苦是我加諸於她的,彷彿天氣這麼冷是我能控制的。
友人離開後,我反而得以喘息,不用鎮日看她臉色、不用擔心她心情如何…但是由於她離去前一晚讓我在家門口等她近一個小時,身體本來就不強壯的我,不意外的,有了第一次在紐約感冒的經驗。
人在異鄉,生病是件麻煩事,我吞了幾顆營養補充品,仍舊不敵病毒的侵擾,從第一天的頭痛欲裂,到當天晚上入睡後激烈的咳嗽,隔天早上起床我就知道這場病來得兇猛。壓根不敢想在紐約看病,軟囊羞澀的我,只能拼命喝水,拿起自己帶來的成藥亂吃一通。
這些個第一次,雖然都是不怎麼愉快的經驗,但是我仍告訴自己,這也是另外一種認識生命的方法,而且困境更能看出一個人的意志…這些話當然是自我安慰的說辭,但是孤單的我,不願意被自憐的情緒打倒;加上當初是自己決定要來,更加沒臉向台灣的親友求助了。
在紐約第一次,感覺好苦。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