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一則新聞

老是睡過頭 乾脆…當中輟生

相對著自己近兩年來的失眠,我很同情這些學生

在現代社會還要求所有人遵循農耕社會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所謂的"正常"時間,實在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

從小到大 早起就是我人生當中最痛苦也最無法忍受的事情之一,小時要上學,大了要上班;由於早上打卡的這個不合理要求,也讓我連帶的非常討厭上班.

我也曾經思考過,為何人一定得早起?
早起是為了配合這個社會,我相信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並不是早起型的人,無論中醫的理論怎麼信誓旦旦說晚上十一點到一點是肝排毒的時間,所以一定要早睡早起云云~
我自小看我媽每天睡到十一二點起床,她身體也是好的很,國外也有研究顯示,並非所有人的生理時鐘都符合早睡早起型,有睌睡早起型(很多偉人都是只需要睡三四個小時),有睌睡睌起型-顯然就是我!

晚上的思緒比較清晰,早晨的晨光對我來說像是催眠曲,工作效率最高的是半夜安靜的時候,要我在那種時間入睡,在我看來根本也是浪費我的生命.

不過我兩年多的規律工作下來,也是偶爾有幾天早上工作效率不錯,但是比率約是百分之0.027,我真的能夠體會那些早起痛苦乾脆不去上課的學生的苦,如果我能辦學,我會施行兩班制,上午班與下午班,即使小學生也有權利上下午班或者夜間班.

每次看到這種所謂的約定俗成的規則,就覺得人類千百年來一點進步也沒有,工業社會很進步,所以工廠跟工人可以享受日夜班的輪替,但是整個文明社會還是活在上古農業時代的日光制約,眞瞎!
創作者介紹

安姬不說話只寫字

sweeta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